讀了好一會兒的宮本輝小說之後,時鐘走到了約定好的時間前五分鐘。柴田以指腹輕輕地滑過福爾摩斯的小腦袋,接著從衣架上拿起那件從來沒換過的大衣和老舊的開斯米圍巾,靜靜地出了門。

一個人走在寒冷的校園裡,看著建築物偶然散發的點點亮光,嗅吸著灌木叢清淡的植物氣息,嚴格來說是還不錯的散步。柴田將雙手插在口袋裡,以緩慢的步伐前進著,此時的她什麼也沒想,讓腦袋保持著一片空白,彷彿意識裡只有「走路」這件事而已。

從宿舍通往大門的小路上,偶爾會有其他學生和柴田擦肩而過,有情侶,也有結伴的同學,有的人抱著厚重的課本,和身邊的人拚命抱怨著上課無聊或者男朋友最近好冷淡之類的話題。

而這些全部都像從某段隧道深處迎面吹來的風,一下子就消散得無影無蹤。

「啊,森崎教授?」在距離校門還有兩三公尺之處,柴田停下了腳步。

「原來是柴田君……真,真是巧。」

森崎教授臉上掛著不自然的微笑,他彷彿為了什麼事正在苦惱,神情複雜,帶著一絲窘迫。他依舊穿著合身得宜的高級西服和大衣,在昏黃的路燈下,柴田忽然間好像可以理解為什麼森崎教授是那麼多女生心目中的偶像。

雖然森崎教授和霧島博士年齡相仿,兩 人也都擁有非常出色的外表,但卻散發著截然不同的氣質。該怎麼說呢──

「我收到簡訊了。」森崎教授靜靜地說著,打斷了柴田的思緒。

「是。」

「在柴田同學赴約前,我……」

在森崎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柴田可以明顯感到空氣為之凝結。

是什麼重要的事嗎?為什麼這麼嚴肅……

森崎清了清喉嚨,「咳嗯,柴田同學妳──」

「哎呀!這不是森崎和柴田同學嗎?」穿著軟呢長褲和毛線衫以及棕色皮鞋的梶谷主任從小徑的另一頭出現,那張臉看起來就像是剛吃飽似的,泛著一層亮亮的油光。

「啊,您好,好久不見。」柴田趕忙行禮。

「原來是梶谷。」森崎教授的聲音突然變得沙啞,神情也隨之顯得慌亂。

「怎麼了呢?為什麼站在這裡說話?是要一起出門嗎?」梶谷一走近,渾身上下的酒氣立即刺入柴田和森崎的鼻腔。梶谷好像喝了不少酒,他一手搭住森崎的肩膊,說道,「怎麼樣,跟由里子比起來,還是柴田同學更好對吧?老實說我也是覺得柴田同學更適合你啊,但是呢,由里子好像沒有放棄的打算哪,嘿嘿嘿~」

「……你竟然在學校裡喝得這麼醉……」森崎無奈地扶住梶谷,向著柴田苦笑,「這傢伙一喝多了就會亂說話。」

「我才不是在學校喝的!是跟系上的老師們一起聚餐,現在只是回來拿東西……還有,本人從~來不亂說話的!」柅谷順勢攬住森崎,硬把滿是酒味的臉湊上去,「難道你敢發誓,對柴田同學一點好感都沒有嗎?哈哈哈……嗯?這不是霧島嗎?你怎麼也來了?難道今天是同學會嗎?咦……是嗎?同學會嗎?」

像是一座冰山似的,霧島面無表情地站在校門口,彷彿在看著街頭藝人的胡鬧表演似的。

「啊,您來了。」柴田正陷入一頭霧水的情況,不知如何是好,見到霧島出現,有種好像能獲救的預感。

「妳好。怎麼了,大家都站在這裡?梶谷這傢伙,喝多了是吧?」霧島先拋出令人害怕的微笑,接著才以不悅的目光看著梶谷,「一喝醉就開始胡言亂語,這老毛病完全沒改。」

梶谷主任生氣地甩開森崎教授的手,頓足道,「你們是怎麼啦?老是說我亂講話,從以前就是這樣,我明明就是最老實最坦白的人啊!真是的!」梶谷碎碎叨唸著,「唉呀,霧島也就算了,森崎你啊,還是那麼不坦白,這樣柴田同學會生氣的唷。」

「我、我沒有生氣啊,沒有理由生氣。」柴田急忙澄清。

霧島看著梶谷,「森崎坦不坦白,跟柴田小姐有什麼關係?」

「有什麼關係?有什麼關係?當然有關係啦,你這傻小子還搞不清楚狀況,森崎這個傢伙,對柴田同學──」梶谷的話被森崎猛然覆上臉部的手掌打斷,他用力地甩開森崎的手,異常敏捷地往後跳了一步,「我偏要說!霧島,我告訴你,森崎他呀,其實根本、根本……嗯?我本來要說什麼?喔──對了,總之,我看得很清楚,森崎他──絕對是喜歡上了柴田同學──噫!我好勇敢,我說出來了!哈哈哈哈~」

梶谷獨自仰天大笑,垂手而立的森崎、柴田目光交會後隨即彈開,轉而注視著發酒瘋的梶谷,而霧島則是將目光從梶谷調到森崎身上,靜靜地注視著這位從高中至今的好朋友。

柴田感覺心臟沒有任何理由地急速跳著,她藉走上前攙扶梶谷的動作來掩飾油然而生的慌亂感。

「梶谷主任,我送你上計程車吧。」柴田吃力地扛起梶谷粗壯的臂膀。

這時霧島越過了森崎,伸手扶住梶谷的另一側,以生硬的語氣說道,「我有開車,我送他回去。柴田小姐,麻煩妳也一起隨行,在後座照顧這個酒鬼。」

「是。」為了逃離尷尬的場面,柴田順從地點點頭。

沒想到森崎忽然轉頭看著霧島,「我也一起去。」

霧島像是回應著什麼似的,直視著森崎,「……沒想到你對這個滿嘴胡說八道的傢伙這麼好。」

「你不也很體貼地要送梶谷回家嗎?」森崎掦起淺笑。

一時間空氣像是加強了壓力,柴田感到呼吸非常不順暢,加上梶谷刺鼻的酒味和剛剛震撼性的發言,她覺得好像有人正拚命地搥打她的腦袋……

梶谷主任是在發酒瘋呢。

柴田告訴自己。

是這樣吧。

是這樣吧?

這時霧島的聲音將柴田拉回現實。「我終於理解,你那時為什麼如此激動了。」霧島以一種淡然卻諷刺的口吻說道,「還真是不坦白。」

森崎沒有回應,然而柴田卻清楚感覺霧島和森崎兩人的眼神交會,讓四周一切全都靜止,夜晚的風聲、校門外轟隆的車聲、偶爾路過的學生交談聲和腳步聲、一切彷彿電影畫面般被定格住,同時也在轉瞬間切換成一片寂靜……

好像、只聽得到心跳聲呢。

 

本篇完

創作者介紹

》》》放課後人格分裂屋.銀座2號店

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斑目
  • 超喜歡這一篇的氣氛!!!!!
    我覺得森崎越來越可愛了怎麼辦~~~~~><(捶地)
  • 是否森崎最後能殺出重圍呢?科科科科……
    不過我其實很懷疑他到底想不想殺出重圍XDDDDDDDDD
    (咦我不是作者嗎?)

    鍾靈 於 2011/11/14 13:26 回覆

  • 蘇亭怡
  • 喔喔 好好看>///<
    看黑貓的時候就還滿喜歡這幾位人物的
    希望真的有一天可以看到比較長的故事((類似這3位的

    因為感覺還是不太滿足~~((吶喊
  • :D
    預計明年會有長篇的黑貓續集~
    請多支持唷^^

    鍾靈 於 2012/08/14 18: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