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時,車裡像是籠罩著某種尷尬沉重的氣氛似的,兩人都沉默不語。在某個路口等待燈號變換時,柴田像是從夢中醒來似地開了口。

「……有件事,雖然覺得很失禮,但還是想請教您。」

「說吧,不要客氣。」森崎流暢地答道。

「您和小松小姐……之所以離婚,有什麼原因是嗎?」

「妳之前也有『看到』吧?我們的兒子,因為意外過世了。更糟的是,當時的她,因為承受不了打擊而流產。」森崎像是在聊著他人的閒話似的,緩緩說道,「原本應該好好安慰關懷她的我,卻因為忍受不了她身上不停傳來的痛苦與怨恨而抗拒,變得一點也不想靠近她。雖然理智上知道那本來就是我該接受的一切,也是像我們這種人結婚後必然會面對的情況,但我卻選擇了逃離。很惡劣吧?我不停地責備自己,但卻又無法回到她身邊,一點都不想看到她的憎恨。

「當然,對她而言,我所表現出來的只有事不關已的冷漠,她無法理解我為什麼竟然如此冷淡的對待她,就連一個擁抱都吝惜。某天晚上,她終於忍無可忍地責備我,剎那時間我才明白,原來我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深愛她。如果我愛她勝於一切,那麼就會忍受,忍受著她將痛苦傳到我的心裡。

「後來,她向我說,離婚吧。我接受了。因為除了失去孩子之外,就連我也帶給她傷痛。我那時在想,放手也許對她會比較好吧,會有更好更適合的人珍惜她,以她想要的方式對待她。至於我……一個人吧,一個人就好。」

柴田沒想到森崎教授竟然毫無隱瞞地和盤托出,完完全全地將那段慘痛的過去坦誠相告,一時間她不知如何回應,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您辛苦了。」

「這些話,並沒有對別人說過。因為是柴田的緣故,所以才能不加掩飾地說出口……不過,為什麼會想知道我離婚的緣由呢?」

「因為,嗯,總覺得小松小姐她,好像還是對您不能忘情吧。既然還有感情,但卻又分手,我不是很能理解。」柴田想了想,「她知道您的能力嗎?」

「知道一些,但不是全部。就她的理解,我偶爾可以很準確猜中她的想法,大致上就是如此,細節部份我並沒有告訴她。」

「如果告訴小松小姐的話,她不就可以理解了嗎?」

森崎苦笑,「但是理解之後呢?她不再責怪我,然後繼續一起生活嗎?接下來的日子是不可能恢復平靜了,她會害怕我知道她的所有想法、害怕失去所有隱私、無所遁形;而我會拒絕看到她傳達來的不愉快,不是嗎?」

柴田抱著胸,「……我好像能預測到我未來的婚姻生活了。看來,我們這樣的人果然不適合和別人共同生活哪。」

聽到「婚姻生活」,森崎不禁想到了霧島上午所說的話。森崎以餘光看向柴田,咳了一聲,試探性地問道,「柴田小姐該不會哪天突然說要閃電結婚吧?」

「我嗎?閃電結婚?」柴田倒是笑了,又顯露出天真的樣子,「那一定是遇到跟教授一樣的人了。」

「跟我一樣?」

「是啊,讀不到我想什麼,而我也讀不到他想什麼。」

森崎開玩笑地說道,「這麼說來,我們倒是很合適的結婚對象。」

「確實如此喔。」柴田也接續著微笑。

「梶谷那傢伙一直警告我不可以鬧出師生戀來呢。」

「這麼說梶谷主任收到喜帖時一定會嚇一大跳的。」

「就連九条和霧島也會吧。」

然而在幾秒之後,不知為何氣氛卻變得更為尷尬。好像有人關上了某種開關、抽去了空氣中的某種成份似的,一切變得凝滯。

「對了,說到霧島博士。他今天好像心情很好呢。」

森崎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嗯」地應了一聲。

「霧島博士是未婚、已婚,還是離婚呢?之前聽九条警部說,好多女警都很迷他呢。」

「霧島這傢伙一直都是單身。怎麼突然對霧島好奇起來了?」

「因為霧島博士看起來很受女人歡迎的樣子嘛。二十幾歲的女生,對冷硬派的熟男最難以抗拒了。嗯?您怎麼了?我說錯什麼了嗎?還是身體不舒服?怎麼臉色突然──咦?」

 

 

森崎的銀色轎車在大型連鎖超市前停下。平常一向依靠著超商就可以生活的森崎,在駛入停車場時隨便找了一個理由,想要進入超市採購。而柴田為了不負助理的職責,當然也就乖乖跟著森崎進入了超市中。

反正也該買貓餅乾了嘛,柴田是如此打算的。

「……牛奶還是要這個牌子的才好。」推著推車,柴田在冷藏櫃前挑選著牛奶。

「為什麼?」

「因為習慣了這個牌子的口感,而且加在紅茶裡也很好喝唷。就像玄米茶總是會買伊藤園的一樣,我對鮮奶有奇怪的堅持呢。」

森崎深表同意地點點頭,「那麼做三明治用的起士片呢?」

「也是買國產品。」柴田拿起一包特價的起士片,「特價,便宜了六十圓呢!一定要買。」

森崎看著手上的傳單,「廣告傳單上寫著仙台直送的超大牡蠣也有特價喔,要買嗎?」

柴田以不可思議的神情看著森崎教授,「可是,沒有爐子就沒辦法料理牡蠣呢。它跟三明治不一樣……三明治幾乎不需要任何用具就可以輕鬆料理,牡蠣的話不管要烤還是炸都很麻煩……」

「……這麼說也是。」

「那麼,要買清潔劑嗎?二十加侖裝的超低特價六折呢。」

「噗。二十加侖的清潔劑要用多久才用得完……教授,您到底是要來買什麼的呢?」

「我、我嗎?這個……」森崎很努力地想著理由,他實在沒辦法說出:『因為我想試看看兩個人一起逛超市的感覺所以才進來』這種話。

「該不會是忘了要買什麼吧?」

「唔嗯……啊,咖啡濾紙!我是為了要買咖啡濾紙才來的。」

柴田狐疑,「可是您不是都和咖啡豆一起向熟悉的店家訂購嗎?」

「……嗯、所以也不是非買不可……」森崎決定扯開話題,「那麼柴田君要買些什麼呢?我來推購物車吧。」

「那麼就拜託了。我剛好想買福爾摩斯的餅乾和罐頭呢。」

「喔喔,那麼就往寵物用品區前進吧。」

就這樣,柴田和森崎兩人在超市裡忙碌地穿梭起來。雖然一向對購物沒有興趣,不過森崎倒是完全可以理解霧島上午所說的一切。看著柴田跕著腳尖想拿到貨架上層的物品,森崎一面上前幫忙,一面想著如果此時站在柴田身邊的不是自己而是霧島,那麼又會是怎樣的情景呢。

霧島也會幫忙拿重物,也會幫忙推著購物車嗎?

或許他會瀟灑地說:想買什麼都可以,不要管價格。

還是只會爽快地說一句:全都交給我吧夫人。

「……唔,您怎麼了?臉色又變得好恐怖。是不是很不舒服呢?」柴田關心地問。

森崎下意識地摸摸臉,勉強擠出笑,「沒什麼。」

「您今天看起來心事重重呢,一點都沒有獲獎的喜悅,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呢?雖然我沒什麼資格過問您的事,不過我還滿擔心您的。」

「……擔心我嗎?」

「是的。」柴田肯定地點點頭,將手上的保鮮膜放回架上,正視著森崎。

森崎突然感到一陣心跳。

他轉過頭,假意瀏覽著拖把和水桶。

「……如果不方便說就不用說了。」像是察覺森崎有難言之隱似的,柴田體貼地說道,「但我個人比較想看到和往常一樣的教授。」

「和往常一樣嗎……」森崎苦笑,「那麼,往常的我又是如何呢?」

柴田側著頭想了想,「隨時隨地都給人可以放心依靠的感覺喔。」

「那麼現在變得不可靠了嗎?」森崎嚴肅起來。

「倒不是那樣的,只是覺得有種莫名的哀愁呢──抱歉,我好像說得太過火了。」

「其實,霧島是來找我商量的。」森崎突然說道,「他在煩惱戀愛的年齡差距問題。」

柴田驚呼,「咦?!真是沒想到啊。」

「不過柴田君之前說了,二十幾歲的女生應該都會喜歡霧島那樣的冷……唔,冷硬派是嗎?既然如此,我想他應該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原來霧島博士的戀人是跟我年紀相彷的女生啊。坦白說滿意外的呢。」

「……我個人覺得,那個……還遠遠不到戀人的程度啦……」森崎心虛地說道,「不過,柴田君如果遇到年紀大概差距十歲左右的男性示好,會拒絕嗎?」

「若是拒絕的話,絕對不會因為年紀這種事的。該怎麼說呢,年齡這種事並不是很重要……」

「去除我們那討厭能力不說,一般而言,柴田君選擇交往對象時最注重的是什麼呢?」森崎覺得自己真是太勇敢了。這可是全都為了霧島。他對自己這麼說。

柴田似乎沒有認真想過這個問題,她盯著貨架想了一會兒,才答道,「理想中的對象……應該是可以讓我安心入睡的人。只要在我身邊,就能令我感到無比安心的……就像是……」柴田臉上唰地一紅。

「就像?!」

「福爾摩斯一樣。」

「福……福爾摩斯啊。」

「是啊。只要把手放在牠身上,就覺得無比溫暖和幸福唷。在宿舍裡很寂寞時,只要轉頭看到福爾摩斯,不管是睡著還是醒著,就會感到安心呢。」

「呵呵。」森崎有種鬆口氣的感覺,但也依稀感到悵然。

貓嗎?

確實是,跟人比起來,貓更不會帶來失望或是背叛。森崎想著。

 

 

非常感謝森崎教授的午餐,而且還幫忙把大包裝的貓餅乾以及罐頭搬回宿舍。柴田坐在書桌前,在她那本亮紅皮的手帳上記碌著今日的花費,同時寫下對教授的感激之情。教授真是個大好人呢,不管對誰都那麼好,對我也是,對霧島博士的事也一樣關心。不過,真是好奇,霧島博士喜歡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呢?

柴田想起因槍傷住院時接觸到的霧島,霧島幾乎天天都來探視她,因此她一直在心裡認為霧島博士是個不太會微笑的好人。雖然冷酷的表情看起來宛如隨時都可能從白袍掏出一把解剖刀來的連環殺手,但柴田還是可以肯定,霧島博士大概只是有情緒表達障礙而已。

要是霧島博士因為戀愛而變得更親切那就好了。柴田是這麼想的。

正當柴田闔上手帳本時,擺在茶几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來電是陌生的號碼。柴田並沒有多想,很快地接起,首先聽到的是對方清清喉嚨的聲音。

「妳好,我是霧島。」

「啊,您好。」

「那個,我想請問,妳今天晚上有空嗎?是否方便見面呢?」

「咦,我嗎?」

啊,一定是要進行戀愛相談吧?

畢竟我也是二十幾歲的女生,說不定是要問我的意見呢。

「不方便嗎?太冒昧了,我──」

「不、不,不是的。我有空呢。」

「是嗎?」霧島的聲音完全冰得像是結凍的湖水,沒人聽得出來其中飽含欣喜。

「是的。那麼,要約在哪裡呢?幾點?」

「七點左右,我到羽衣大學門口接妳,如何?」

「好的,我沒問題。」

「太好了。到時見。」

「嗯,那麼待會兒了。」

柴田掛上電話之後,心裡下了決定。為了報答霧島博士對自己的照顧,一定要好好地支持霧島博士,盡可能地提供幫助才行。

一面想著,柴田一面傳了簡訊給森崎教授。

──您好。剛剛霧島博士和我約定晚上七點見面,想必是要和我商量他的戀愛煩惱。晚上如果有要我處理的文件,請傳簡訊給我,我會盡快回來的。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放課後人格分裂屋.銀座2號店

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夜羽
  • 我不斷的在電腦前大笑。
    咱們單純可愛的柴田妹在這篇裡面不自覺的捅了森崎教授好幾刀呢!
    甚至還傳簡訊說要跟霧島見面的事,這很大條啊!!!!
    至於小松女士的逆轉到底是……?
    該不會後來會出現令人噴茶的配對 >///<
    (腦袋裡面不正常的部份開始運轉)
    不過我最好奇的其實還是九条小姐,像她這樣的女人會花落誰家呢(遠望)

    不管是BLOG上的更新或是實體書的出版都很讓人期待!
    鍾靈大加油!
  • 我會加油的~
    是否柴田的遲鈍已經到了令人激賞的地步呢(奸笑)?
    反正森崎也沒資格干涉什麼,對吧?哇哈哈哈~(我是壞作者)

    鍾靈 於 2011/08/30 00:16 回覆

  • 熱心讀者
  • 我記得...
    九条小姐好像結婚了~
    在某書中裡面有提到噢@@"
    跟同樣是警官~
  • 是的~九条出場的第一集其實就跑去結婚了XDDDD
    這位讀者朋友真是好記性呢。

    鍾靈 於 2011/08/29 23:45 回覆

  • 夜羽
  • 咦?是嗎?
    抱歉,那可能是我弄錯了,因為我這部份系列的作品看得不多(掩面)
  • 沒關係的(拍肩)
    因為九条的老公很低調的緣故吧,哇哈哈哈哈。
    (學園祭裡的台詞大概是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

    鍾靈 於 2011/08/29 23:46 回覆

  • 斑目
  • 咦咦!!!有馬那有低調~~明明可愛到不行~~~~><
    (雖然台詞很少)
    他是我有機會的話很想畫畫看的角色之一呢!!
  • 喔喔喔斑目大大真是深得我心,好討厭喔科科科科(羞)
    下次來寫有馬和九条結婚前的純情篇送給斑目大大~耶耶耶~

    鍾靈 於 2011/08/30 00:13 回覆

  • 熱心讀者
  • 其實我還蠻想知道九条和有馬怎嚜認識的
    還有霧島他的事蹟~
  • 喔喔喔!這麼說來九条&有馬的前傳終於要開催了嗎?XDDDDDDDD
    霧島的前半生就是一本法醫日誌吧XDDDD,
    不過當初在設定霧島時其實有給他安排不為人知的過去(賣關子)

    鍾靈 於 2011/09/04 11:11 回覆

  • 熱心讀者
  • 挖洞給你跳-...-"
    不過他們兩位真的會讓人期待怎嚜看對眼的
    雖然有寫過是有馬的擔心造成結婚@Q@
    不過還是很想知道啦~
    霧島的過去!!!
    好想知道噢~
    我其實還蠻喜歡黃泉新娘的-///-"
    一直想會不會有續篇!!
  • 喔喔喔~真感動,喜歡黃泉新娘的讀者好像不多呢。
    這麼一來我一定要找時間寫有馬和九条的番外了!
    如果想看黃泉新娘的後篇~應該也是有機會的。:)
    (如果九条系列也重出的話,說不定會有續集)

    鍾靈 於 2011/09/07 22:27 回覆

  • 熱心讀者
  • 它裡面的情景
    讓我一看就愛上了!!
    尤其是當女主角要抉擇的那一刻~
    然後又再次出現在九条面前
    那種虛幻又唯美的感覺
    真的讚啦~
    只是那個笑女
    真的蠻詭異的XD
    小說中有小說
    很妙呢~
  • 女主角:其實南雲和伊賦我都喜歡~(飄)
    下次來寫伊賦和夫人的冥府生活好了(再度挖坑)!!!!

    鍾靈 於 2011/09/15 08: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