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羽衣大學系列的純情番外篇,共計三篇,慎入。

強烈建議先讀過《鬼校怪談:黑貓》、《鬼校怪談:死者的學園祭》。

 

「什麼?你說什麼?」

森崎像是被尖銳的針狠狠扎傷,從座椅上彈跳起來,雙手撐在桌面上,他清楚感到血液衝上了腦門。

坐在森崎書桌對面,一如往常般冰冷如南極的霧島,以完全不含溫度的目光注視著森崎。「你的反應出乎我想像的劇烈。」

森崎瞪視著霧島,半晌,似乎終於察覺自己的反應不合情理,於是全身一鬆,跌回椅上。

霧島淡淡地說道,「有這麼困擾嗎?我還以為這只是件小事而已呢……」

「……但是,」森崎內心複雜的情緒起伏完全表現在臉上,「我,該怎麼說呢……我完全沒有想過,霧島你,你會……」

「雖然說年齡大概差了十歲,但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不可以喜歡那個人的原因。而且,年齡這種問題,只要雙方不在意,也不會構成太大的問題。」

「話雖如此,但是柴田她……」森崎完全不知道該找什麼藉口回絕,說到一半便說不下去了。

「柴田小姐很信任你不是嗎?既是教授,又是她打工的上司,之前還一起經歷了某些事件,雙方應該擁有很深的信任才對。」

森崎苦笑,完全無法反駁。「是的,你說的完全沒錯。」而且她和我還是同一種人呢,擁有同樣被詛咒的能力。森崎心想。

霧島難得地揚起笑容,「那麼,你正是最好的人選哪。就拜託你幫我打聽看看。我想,柴田小姐現在應該沒有交往中的對象吧?」

「……我想是沒有。但是,她養貓,霧島你不喜歡貓對吧?」

「如果是柴田小姐喜歡的,我想我會努力試著去喜歡。」

這簡直令人無法想像!森崎不知為何,心裡充斥著不悅,但森崎也很明白,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自己都沒有能夠理直氣壯生氣的理由。

 

「……我還是不懂,你跟柴田……這樣說好了,霧島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柴田產生了……」愛意這個詞,森崎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

霧島失笑,「你竟然會好奇這種事?」

森崎沒好氣答道,「不可以嗎?」

「會好奇也是應該的。」霧島收起笑容,正色說道,「第一次見到柴田小姐的時候,心裡就產生了一種想法:如果是柴田小姐的話,說不定能夠帶給我溫暖。」

這句話彷彿一記重拳猛然地打擊在森崎的小腹上。

正如霧島所想的,柴田的確能帶給人溫暖──自己不正是受益者嗎?柴田那不帶任何雜念的單純擁抱是如此的安祥,如海洋般沉靜。

「……其實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呢。」霧島忽然寂靜地微笑,「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有可能想跟某個人一起生活。一起看電視,一起吃早餐,一起談論日常生活的事,一起想著去哪裡走走才好,一起去超市。」

「你不像是會去超市的人。」森崎沒好氣地說。

「嗯。其實我一次也沒去過。但是現在,出現了一個讓我想改變的人。那就是她。」

森崎望著霧島,「但是,柴田並不見得和你有相同的感覺。」

「這是當然的吧。所以,在求婚之前,我會好好追求她的。」

「求、求婚?」

森崎如今想到的不是身穿白紗的柴田,而是柴田就和自己一樣,倘若結婚,勢必得完全接受對方的一切黑暗和所有心思。

在擁抱時能夠清楚知道對方在想著別的事;即使對方笑得再開懷,只要一觸碰就能揭穿那不是真心的笑。當然也有快樂的時候,但那卻少得令人連可憐都不足形容。

「很久沒見到柴田了吧?」森崎問。

「快半年了。」

「這段時間,你的想法……」突然之間,森崎不知該如何問下去才好。

「一開始我自己也非常訝異。而且覺得必定會失敗。但是,失敗又有什麼關係呢?孑然一身的我還有什麼好失去的?即使被拒絕了,也不過就是繼續過著這樣的日子而已。」

「霧島你……」

「我和你、梶谷不同,我是從來對戀愛沒有特別興趣的人。應該說,沒有什麼人能打動我,但是柴田小姐跟所有人都不一樣。我總覺得,她的笑容裡深藏著很多東西,我想去探究。」

「如果探究之後發現那些東西令人討厭,那怎麼辦呢?」

霧島收起難得的笑容,冷冷地看著森崎,「為什麼我總覺得你好像不是很樂意幫忙?」

「因為,」森崎也以嚴肅的目光回望著霧島,「我──」

「森崎教授!啊──有客人在呢。抱歉,打擾了。」突然闖進研究室的正是話題人物柴田。

柴田那慌張笨拙的樣子和平常沒有兩樣,蒼白的雙頰因為奔跑而顯出病態的玫紅色,身上也仍就是古板的襯衫與黑裙,一點都沒有改變。

「好久不見。」霧島站起身,「最近好嗎?」

「霧島博士您好,之前受您關照了。我恢復得很好,謝謝您。」柴田恭敬地打完招呼,轉頭向森崎說道,「那麼我待會兒再過來好了。」

「不,不用這麼麻煩,我該走了。」霧島拿起披掛在椅背上的大衣,向森崎點點頭,「你不用送了,再連絡吧。」

「好,再連絡。」

霧島轉身看著柴田──森崎突然間很慶幸,霧島的眼神裡並沒有透出什麼令人臉紅心跳的愛火。

「柴田小姐。」

「是。」

「可以給我妳的手機號碼嗎?」霧島從懷中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如此說道。

「喔,是的,當然可以。」柴田雖然注意到森崎以一種不自然的方式皺著眉,但仍然將號碼告訴了霧島。

「謝謝。」霧島將手機收回西裝中,「那麼再見了,兩位。」

 

霧島告退之後,森崎從座位上起身,雙手抱胸,對著窗外默默地嘆息。不明所以的柴田站在原地,遲疑了許久才開口。

「……剛剛很抱歉打斷您和霧島博士的談話,是很重要的事對吧?我太莾撞了,請您原諒。」

「不,不是這樣的。其實那段談話不該再繼續下去。剛剛那麼緊張地衝進來,是發生了什麼事嗎?」森崎轉身看著柴田,淡淡微笑。

「文部省發表了藍帶學術研究獎章的受賞人,恭喜您!」柴田揚起燦爛無比的笑容,「我看到佈告欄時很激動,想著要趕快告訴您這個好消息。」

「是嗎?謝謝妳。」但森崎此刻一點都沒有獲獎時該有的心情。他看看錶,順手關上的電腦螢幕。「下午有課嗎?」

「沒有。」

「那麼,就當作是慶祝,我們去遠一點的地方吃午餐吧。」森崎說道,「可以嗎?」

「當然可以。」柴田不好意思地笑笑,「但是,太常讓教授您請客了。請我來當助理之後,您的伙食費一定暴增了吧?」

「如果真的增加了很多,那該怎麼辦呢?」

「啊,果然……那今天先去學校食堂吃飯吧,換我請客。」柴田馬上顯得困窘,「等領到下個月的薪水再請您去高級料亭用餐。」

「呵,不必了。只是開玩笑而已。走吧,去停車場,我們開車去。」

「喔,好的。」

看著森崎穿上大衣,柴田總覺得今天的森崎教授和平常不太一樣。今天的森崎教授看起來心情並不太好,聽到了得獎的消息完全沒有開心的反應,反而心事重重。雖然說要去吃午飯慶祝,但是森崎教授一向都是隨便解決午飯的路線,會好好用餐的只有早上和晚上而已,今天是怎麼了呢?而且,森崎教授的話突然變多了呢。不只森崎教授,就連剛剛離去的霧島博士也有點奇怪。平常像是木偶般沒有表情的霧島博士今天倒是顯得很愉悅,這麼對比起來,和森崎教授的落差顯得更大了。不過,宛如雕像似的霧島博士竟然也會笑,還真是大發現哪。

 

 

午餐的地點選在銀座附近的義大利餐廳。對森崎而言這並不是計劃中的行程,只是在漫無目的的行駛過程中,因為看到招牌,喚起了曾經路過這家餐廳的記憶而已。

「這家是教授常來的店嗎?」

「其實沒去過呢。之前曾經路過,覺得好像不錯的樣子,今天就來試試看吧。可以嗎?」

「當然可以。」

 

一打開菜單,柴田不由得咋舌。不愧是高級餐廳,不管是什麼菜色都一樣貴得嚇人,即使是很普通的義大利麵,金額也依舊令人吃驚。但是這樣的價錢對森崎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負擔,他的收入高,平實除了簡單生活和買書之外用不到什麼錢,即使離婚,也無需負擔高額贍養費,加上父母遺留的房產,存款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達到了非常大的數字。

午餐進行到一半,森崎不禁失笑。

從一開始柴田大概就抱持著這輩子再也不可能來這種地方的心情吧,她非常仔細、認真地品嚐每道料理,好像要獎它們牢牢記在心裡似的。

「好吃嗎?」森崎問道。

「嗯,真的好好吃。」

「那麼,下次再來吧。」

柴田連忙搖頭,「那可不行,實在太……這裡太豪華了……不適合常來呢。而且我也沒有那麼多錢。」

「我請妳來呀。」

「那更加不可以。怎麼能老是讓教授破費呢。」柴田思索著,「這下子終於能理解,為什麼同學們都說要嫁個有錢的好老公了,果然生活品質會完全不一樣呢。」

森崎望著柴田,「柴田君也想嫁個有錢人嗎?」霧島的年收入應該比自己還要高很多吧,森崎想著。

「怎麼可能。我們這種人,結婚……沒有想像中容易吧。那已經不是經濟能力的問題了。」柴田刻意裝出無所謂的樣子,「就這樣一個人吧。」

「但是,再怎樣也會有不想一個人的時候吧?」

柴田開玩笑,「那麼,我就看看教授您是不是也獨自一人,是的話,我就過去和您借點溫暖吧。」

森崎訝異,「我嗎?」

「為什麼露出那麼訝異的表情呢?」柴田說道,「您是唯一的嘛。」

這裡所說的唯一當然不是那種戀愛上的指涉。森崎很清楚,那是因為經歷過黑貓阿玉的事件後,柴田和都無法再讀到對方的心思。那是阿玉帶給柴田的禮物,但某種程度上的受益者也是森崎──他終於知道什麼是單純的擁抱,那是他三十多年來的人生從沒有試過的,也以為一輩子都不可能擁有的。

「是啊,這麼說來,柴田對我而言也是唯一的。」森崎不懂,為什麼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胸口卻感到五味雜陳,一股苦澀。

「真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你。」一束清晰無比卻又僵便的女聲突然緊接著森崎的語句出現。

雖然森崎和柴田同時露出了訝異的表情,但小松由里子的目光卻只集中在森崎臉上。

「真是巧。」森崎起身,「妳們見過了吧。」

 小松這才瞥了柴田一眼,「我們見過。這位小姐不就是你的『唯一』嗎?」

「您誤會了,我們說的不是那個意思。」這下連柴田也站了起來。

森崎溫柔地看向柴田,「沒關係,妳坐下吧。」

「看來我是打擾到兩位了。再見。」

小松由里子的眼中閃著任何人都可以清晰判讀的火光,彷彿要燒灼森崎似地注視著他,幾秒之後,她才以一如往常那般充滿戲劇性地離去。

「……小松小姐誤會了。我們所說的並不是那種意思,怎麼就那麼剛好被聽到了呢。」柴田實在不想承認,小松的態度讓她感到很不舒服。

「她就是這樣。其實不是壞人,只是稍微任性了一點。某種程度來說,這也是坦白的個性吧。」

柴田不置可否,只覺得食慾在瞬間消失殆盡。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放課後人格分裂屋.銀座2號店

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花水木
  • 請問一下這三篇番外篇會收錄在下一本新作裡嗎?(其實是自己的私心啦,如果不是書籍我還真的看不下去,很抱歉自己的奇怪習慣,我想鐘靈大大是能夠藉由這點推斷其實我是點進來拉到最下面直接留言的XD)

    關於上次鐘靈大大所跟我說的,其實我知道那些都是該注意的,可能正因自己是完美主義者吧(笑)。連個錯字或是細節的疏忽都是我最最最最難以忽視的部分。

    希望昨天午夜時所想好的故事可以在明年畢業之前寫完並且將稿子投出:]

    最後還是期待鐘靈大大的新作+祝妳的作品可以愈來愈暢銷哦!!!!!!!!
  • 這三篇未來會收錄在書裡,
    但是收錄在哪一本,還不很確定。
    其實是因為不知道要不要讓霧島得逞,
    所以結局未定。

    寫作加油,祝你成功。

    鍾靈 於 2011/08/20 23:10 回覆

  • 斑目
  • 雖然我很支持森崎x柴田這一對....
    可是霧島暴走的狀態(以結婚為前提!?)不禁令人想為他加油><
    矮油~好兩難喔XDD
  • 科科科,霧島研一郎是冷硬派的大叔型帥哥唷(拉票中)~
    而且穿西裝和風衣超好看的(作者是西裝控)XD。
    我決定私人聘請斑目大大來畫一張番外篇插圖~
    (拿出錢包XDDDDD)

    鍾靈 於 2011/08/21 11:57 回覆

  • 雷歐
  • 霧島竟然會喜歡柴田......
    不 應該說霧島竟然會喜歡女人
    一個平常感覺沒有在搞社交的人心中果然也是有愛的
    看開頭的時候我原本以為他要跟九条
    畢竟年齡相近(阿 這樣應該會上演犀利人夫)
    阿 真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最後請問 東京恐怖顯微鏡會不會在上場 我一想到他和九条在會議室開會(已經算是吵架了)就覺得超爆笑 而且有馬還很冷靜的坐在那 畫面感覺上好笑到不行
  • 傳說中的稻川博士嗎?
    她應該會來參加霧島的婚禮(咦)吧科科科,
    說不定會和有馬夫婦坐在同一桌,
    一邊聽著主婚人致詞,
    一邊叨唸著霧島竟然對女大學生下手還真有種之類的話。
    總之稻川博士應該還是會偶爾出場客串一下,
    畢竟個人也還滿喜歡的她的XD~

    鍾靈 於 2011/08/21 12:07 回覆

  • 悄悄話
  • 夜羽
  • 目前只看完黑貓而已,不過仔細看就可以發現霧島對柴田有fu了!!!!
    雖然說這樣的配對也是不錯啦,只是那…那咱們的森崎教授該怎麼辦啊,難不成真的要跟九条配嗎?
    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閃亮~~)
    還有放課後的番外,怎麼才一篇就杳無聲息了呢(哀嚎)雖然我知道鍾靈大很忙,但還是會有小小殘念……
    (順便一提,其實我並不是敏感體質,不但不是,而且還是個大麻瓜,對什麼都沒感覺,可能那陣子比較不平靜…吧?)
  • 夜羽看得好仔細科科科科~
    霧島博士跟森崎教授到底要選誰好呢(煩惱中),
    不過依照柴田的個性,選貓的機會比較大。
    趁機預告,我們美麗的小松女士也要上演大逆襲了~
    放課後的番外最近會貼上,
    我的理想型提婆達多就要出場了哇哈哈哈(一整個自high)
    敬請期待喔喔喔喔~

    鍾靈 於 2011/08/22 16: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