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課後天使育成三部曲

南總里見八犬傳

番外.清平記()

 

長安城外低綠柳

紫宸殿內倦黃鶯

半曲琵琶聲未歇

一紙相思墨猶新

 

先入耳的是自遠處傳來的響亮銀鈴聲,接著才是那渾厚雄壯的馬蹄噠噠。從樓閣小窗看去,遠方揚起一陣疾風黃沙,在寬闊的長安街道上,一匹白馬正由遠而近狂奔而來。

在馬上的,是名衣衫不整,手裡拎著酒壼的高大白衣男子,他雙腿緊夾馬背,右手抄著酒壼,左手倒抓著一把重劍。即使腿下名駒疾如閃電,他仍不需空出手來持韁,在鞍上坐得極穩,顯然身懷武藝。

長安城裡什麼光怪陸離的景象沒有,一名男子穿白衣騎白馬疾馳而過,這算不了什麼令人嚇得掉筷子摔飯碗的恐怖景象,然而當這名男子宛如白煙奔掠而過後,認得他的人在群眾間喊出了他的名字,這才引起一陣騷然。

「李、李大人!李白,李白大人!」出聲叫喚他的是名在宮中任職的太監,恰巧到城裡出公差,回程正要給熟識的宮女們買點胭脂水粉繡線紙樣。

但馬蹄聲和群眾的驚呼蓋過了太監的聲音,李白馬不停蹄急急往前衝去,壓根兒啥都沒聽到。

「唷,這位爺,您剛剛是在叫喚那位騎馬的大爺是吧?」路人好奇問道,「莫非,方才那位就是名滿天下的李白先生嗎?」

「那可不!瞧李大人那模樣,準是又不知在哪喝酒喝過頭,接到了皇帝陛下的宣召,這才趕著入宮呢!」那名太監得意非凡地說道,「這陣子宮裡宮外,朝內朝外,人人可都捧著李大人呢!那恩寵,咋,真是這個!」比了個大姆指。

「不過,街頭巷尾的茶坊裡也有閒言閒語,說什麼李大人可有點那個。」路人二號也插嘴,加油添醋一番,「說是李大人白天陪皇上吟詩作對,晚上陪貴妃娘娘操琴練舞──嘿嘿,咱們貴妃娘娘生得是國色天香沉魚落雁,難保李大人不這個這個──嘿嘿嘿──」

「說得是啊!換作咱是李白先生,天天對著嬌滴滴的貴妃娘娘,肯定口水直流啊!要咱說,咱們貴妃娘娘可真是美人兒啊,不然當初皇帝老子怎麼硬是想盡辦法把她從親兒子手上搶來──」

太監臉色一沉,拂袖,「大膽!都不要命了麼?!要是還想留著腦袋吃飯喝酒,就洗乾淨你們的狗嘴!」

「唷,剛剛不還好好的嗎?兇什麼嘛。」

「這位爺一看就知道是在宮裡當差的,是吧。您大人大量,咱們粗人,隨口瞎扯,作不得準啊。」路人二號奉承哈腰。

 

當然,事情並沒有這麼結束。

人總是愛八卦的,即使太監也一樣。太監嘛,被割的又不是舌頭,半點影響不了傳播謠言的能力。等這名太監回到宮裡,說說這次出公差的好處和所見所聞時,這段路人的閒話少不了要拿出來說說。接著這些沒營養的對話就會一傳十十傳百,這百人裡總有一兩位命中註定要成為編劇(如果在現代的話),他們會好好地把謠言再加以充實。過不了多久,這謠言就會變得煞有介事;接著再一陣子,謠言便會更加生動,說不定連李白在何時何地對著貴妃娘娘附耳低語了哪幾句風話知心話都會被一一轉述。

這好像,就是人性吧。

 

 

長生殿裡,貴妃娘娘摒退了所有人,趁著皇帝上朝時,她獨坐在銅鏡前,伸手朝鏡子一拂。原本濛濛一片的銅鏡立即變得十分明亮,裡面出現了各式各樣讓當時人類無法相信的景象。

「嗨,卡莉!」鏡子裡一名穿著白長袍,頭上頂個光環的棕色長髮青年走上前,他微笑著,長相宛如好萊塢明星強尼戴普。「嗨,妳還在唐國嗎?」

「穌穌?你怎麼會出現在地獄通訊部?」

耶穌基督微笑,「來觀光啊。我報名了三天兩夜的交流觀光團,等一下還要到佛教的十八層地獄去見習呢。」

卡莉皺眉,「見習啥?」

「上刀山和下油鍋啊。聽說以前還有開放別的活動,不過反應都沒有刀山油鍋熱烈。」耶穌基督聳聳肩,「對了,妳專程打開了通訊系統,是要找什麼人吧?我幫妳找。」

「喔……那幫我去找一下佛陀十大弟子裡的阿難陀,我猜他也有來參訪吧?我有事要跟他聊聊。」

「沒錯,他的確有來。」耶穌基督揮揮手,「妳稍等一下,我去叫他。等妳回來,我們再一起喝一杯吧。」

「哈哈,到時見啦。」貴妃娘娘,也就是深受地獄全體景仰的卡莉女神朝著銅鏡揮揮手,和耶穌基督道別。

通訊視窗前人來人往,不少過往神明和凶神惡煞都向卡莉揮手致意,等了老半天,卡莉急著要見的人總算來了。出現在鏡裡的是位長相清秀斯文如花美男般,穿著白色僧袍的男子,年紀看來不過二十左右,披散著如泉黑髮。

「女神大人您這麼急著找貧僧,不知有何見教?」佛陀十大弟子之一的阿難陀雙手合十,不疾不徐地問道。

「少給我來這套!」卡莉單刀直入,「我問你,提婆達多真的已經轉世了嗎?」

「正所謂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

「死禿驢,你他媽再給我囉嗦一句,我就要唐國皇帝宰了所有境內的佛教徒。」

「呃呃,您息怒啊!」阿難陀嚇了一跳,喃喃唸了幾次佛號,「女神大人,您這是徒增殺生罪惡,大損陰德。」

「反正你們生即是死死即是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早點殺光他們,一次全送上極樂淨土,豈不是更好?還有,別忘了我卡莉是掌管殺戮的女神!」卡莉瞇著眼,「廢話少說,我這次辛苦扮演九尾狐,還惡補了好一陣子的唐文,就是為了來到唐國喚醒你那個該死的哥哥。現在快點告訴我,提婆達多轉世之後成為何許人,我所剩的時間不多了,接下來還有任務等著我執行呢。」

阿難陀微笑,「您別說笑了。這世上除了您之外,又有誰能真正看清提婆達多呢?貧僧還記得當年,提婆達多還在教團裡修行時,和您也發生過一段轟轟烈烈的──」

「你個死和尚,出家人就可以沒事亂八卦嗎?」卡莉比了比中指。

「是,貧僧又造了口業,罪過罪過。」阿難陀似笑非笑地應答著。「不過,女神大人……」

「怎樣?終於打算爽快說出線索了嗎?」

「提婆達多經過了九十九世的輪迴,在第一百世會重新覺醒,他的覺醒是必然發生的,女神大人您又何必一定要親自喚醒他塵封的記憶呢?」

「如果我不喚醒他,他說不定就只能渾渾噩噩過完第一百世,到時這延續千年的輪迴對他來說根本就是毫無意義的浪費時間,不是嗎?」

「女神大人,您是在開玩笑吧。」阿難陀終於認真起來,「對於您、貧僧和提婆提多而言,我們早已是不死之身;換句話說,時間對我們而言並沒有任何意義。」

「不死跟已死有什麼兩樣?有意義跟沒意義又有什麼差別?在你的眼中或許是沒有差別的;但就像阿難陀你所說的一樣,只有我才能看清提婆達多,也只有我才知道這段百世輪迴對他而言具有什麼樣的意義。所以啊,你就別管那麼多了,快點告訴我,提婆達多重要的第一百世到底是──」

阿難陀又浮現難以捉摸的微笑,「您自然會知道的。」

「……看來你是想逼我炸光長安城內的佛寺……」

「炸即是空空即是炸。反正現世不少假借佛名行惡之人,一併鏟除也是不錯的。」

「你這臭和尚還真不慈悲。」

「慈悲是什麼?若是躲起來放任惡人為惡,也不見得是真慈悲吧。」

「阿難陀。」

「是,女神大人。」

卡莉有幾分感傷,「你變了很多。以前的你很單純,從來不說這些的。」

「您以前也從不罵貧僧是臭和尚、死禿驢。」

「不過,我相信你還是從前的你,那個多情總被無情惱的純情阿難陀。」卡莉噗嗤一笑。

阿難陀拋下了之前怪異又輕浮的笑容,目光中透著一股平靜和淡然。他欲言又止,那張儀表出眾的臉和當年仍是王子時沒有兩樣。他想起出家前,和哥哥提婆達多第一次在阿闍世王子的花園裡漫步,第一次見到站在泉水旁的卡莉。那已經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泉水旁的卡莉女神看起來就像凡人似的,誰都不知道她是古老的神祇。那黑藍色的長髮在阿難陀的心中仍十分鮮明,宛若昨日。可是,卡莉並沒有注意到阿難陀,她注意到的是桀驁不馴,跟她個性相近的提婆達多……

「阿難陀。」

「嗯?」阿難陀回過神,寂寞一笑,不再裝出那種高深莫測的表情。

「一直忘了問你,你最近混得怎樣。」

「哈,沒什麼。還是在樣樣皆空研究會擔任理事主席,天天在菩提樹下種豆子。」

「然後一邊唱著,種什麼因得什麼果,這樣嗎?」

「差不多。」

「啊……不能再聊了。我說阿難陀啊──」

「是,女神大人。」

「等我回去之後,教我種種無花果吧。」

「……好。」

「一言為定。」卡莉朝阿難陀揮揮手,在心裡默唸著再見。

其實,她怎麼會不知道阿難陀對自己的心呢。阿難陀和提婆達多是兄弟,但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是一體兩面,是雙生,也是共生。在遠古,在多年前,在釋迦牟尼出現前,他們便是天神阿修文的一對兒子,彼此的心就像明鏡對映。只是不知曾幾何時,他們共生的型態逐漸改變了,阿難陀開始擁有純淨善良的絕對特質,而提婆達多則是渾身充滿了負面力量。

那是一種會震撼天地力量,如果阿難陀和提婆達多正視並結合互補彼此的力量,一善一惡一正一負一陰一陽,那麼說不定力量會強烈到足以創造第二個宇宙。因此,在他們一出生時,所有神明就被預告了這樣的未來,從他們在遠古時期的命運到遇上了釋迦牟尼之後,所有知情的人都努力地讓這對兄弟無法相見,無法融合他們的精神與意念,以避免那震撼宇宙根本的強大漩渦出現。而卡莉,她永遠的任務之一,就是守護提婆達多,同時,也要避免提婆達多和阿難陀兄弟力量的結合。

 

長生殿外腳步匆匆,奴婢在外稟報,李白李大人到了,可是因為喝得爛醉,在殿外的階梯不支倒地。卡莉沒好氣地起身,她攏攏頭髮,搞不懂唐國人為什麼喜歡把頭髮梳得老高,然後插上一堆又重又亮又吵的飾品和大朵牡丹。初來乍到時,她老踩到衣裙,不然就是踩到別人的衣裙。這次來唐國主要的任務是為了讓唐國由盛轉衰,不過她發覺人類自我毀滅的本事實在太強大了,她根本什麼都不必做,唐國的皇帝和臣子們便替她完成了大部份的任務。

「稟娘娘,臥鋪已準備好了。」

「去把李大人抬進來。」卡莉有種頭痛的感覺,問侍女道,「李大人是怎麼進宮的?」

「回娘娘,李大人是騎馬來的。不過到了宮門前就被金吾將軍勒令下馬,聽說李大人跟金吾將軍打了一架,硬是騎著馬衝進宮,誰都攔他不住。」侍女偷笑,她見到李白從馬上翻滾下來的樣子,酒氣薰天,手上提著長劍,可是劍鞘已經不知道到哪去了。

 

 

----

待續。

----

這是個跟李白先生有關,跟八犬傳有關,跟卡莉小妞有關的番外故事啦啦啦~

創作者介紹

》》》放課後人格分裂屋.銀座2號店

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夜羽
  • 喔喔喔,好喜歡這個外篇喔,最愛卡莉女神了!打從看完『京鹿子娘道成寺』之後我就超崇拜她的!
    沒想到她在這個故事裡是以楊貴妃這個身份出現…
    『炸即是空空即是炸』怎麼有人可以冷靜的說出這句話來呢?看到的時候我差點把水噴到螢幕上(然後我媽又用對我投以怪異的眼光)
    感覺卡莉女神與這對兄弟有過比轟轟烈烈還要高level的孽緣啊…
    (被卡莉女神打飛:靠,區區一個死人類是在跟著八卦個屁!)
    請您息怒啊,女神大人,是小的不敬…(太入戲了)
    真不知道李白出現在這裡的意味是什麼,不要跟我說他就是提婆達多,應該不可能會有這麼驚悚的事吧!
    目前還看不出和八犬傳有關耶,可能是因為還沒提到吧。
    關於小說的事我已經看過鍾靈大人您的說明了,我以後還是會用力支持的!
    順便向您稟報一下,我現在正在存錢,準備下個月要將死神的學園祭和鬼狐同學買到手…至於買了之後要放哪,這個就再看情況好了…不過客廳實在不是個安全的地點 (嘆)
  • 卡莉女神:喔呵呵呵~人家我可是美少女卡莉唷~(打雷閃電)
    小說的事感謝體諒^^
    寫出那樣的說明或許有些人會覺得我很機車,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夜羽能體涼真是太好了。:D

    鍾靈 於 2011/07/11 22: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