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千鶴井知樹靜靜地坐在喫茶店的一角,不說話也不隨便搭訕女孩子的他看起來頗有歷盡滄桑的男人味,很像咖啡廣告裡坐在法國露天咖啡座裡的大帥哥。這麼看起來也難怪他對追女學生很有一套,總是無往不利。

 

這家提供無線上網的喫茶店是千鶴井幾乎天天都會來報到的地方,有時候在這裡替女學生補習英文,有時候在這裡上網,或者寫寫一些文章投稿。雖然是人格很可議的傢伙沒錯,但畢竟是牛津的博士,他筆下的法律文章相當具有可讀性;另一方面,也偶爾為獵奇小說寫點恐怖話題或短文,基本上這就是千鶴井賺錢的方式。

 

「蛇類的問題…」

 

千鶴井接受了未知的委託,認真地調查著關於大蛇的各種事,除了生物領域的知識很有限之外,對於世界各地的大蛇妖怪千鶴井倒是有辦法。在日本大部份的民間傳說中,蛇類通常會化身成女孩子,極美的女孩子。這點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中國傳說的影響,就好像中國的白蛇傳,日本也有上田秋成的「蛇性之婬」故事。不過日本的蛇類傳說還有另外一個相當知名「道成寺鐘」。

 

不過,目前還不知道妖蛇(那種體形難道還不夠資格當妖怪嗎?)出現的目的是什麼,難道是種奇怪的預兆?是一種警示?還是來尋仇的呢?如果不搞清楚來龍去脈,實在沒辦法去找出問題的關鍵。

 

正當千鶴井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未知和涼正在不遠處的另一家店裡相對著談論最近發生的事…

 

「什麼?連七瀨陽一和東条幸子都受到波及了?」涼相當訝異地看著未知,「這麼說來確實一直繞松泉的大家打轉。」

「是沒錯,可是它的真正目標是什麼呢?太奇怪了──而且早先被襲擊的戶埼先生並不是松泉的學生啊。」未知說道,「最近我的腦裡一片混亂,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什麼影響,現在什麼都想不出來。涼,怎麼辦呢?」

「我想想…妳說,首先是片山君收到了有大蛇的照片…」

「嗯。」

「接著是戶埼先生受傷──」

「是的。」

涼思索著,「不對,一開始的照片是從哪裡來的?」

「和歌山縣新宮市,姓小林的先生寄給片山君想要刊登在報上。但是在居附近拍到的。」

「戶埼先生的背景呢?」涼又問道。

「你是懷疑事件的關聯性嗎?」

「一點小事都不能放過呀…」

「戶埼先生的事我不太清楚,要問池垣君的父親才行…」

「戶埼先生的事怎麼會和池垣家有關呢?」涼感到相當不解。

未知解釋道,「戶埼先生是池垣君父親的部下──啊,這麼說──池垣家很有可能是主要的關鍵──」

「先不要急著下判斷嘛。」看著未知認真的表情,涼輕輕一笑。

「…手機響了,我先接個電話。」未知接起手機,「喂喂…是…啊,千鶴 井 老師…是的…和歌山日高町嗎?嗯…嗯…晚點我再回電給你好了…是的…謝謝你專程來電…再見…」

「怎麼了嗎?」

「上次跟你提過的千鶴 井 老師來電了,他問我最近的事件中有沒有與和歌山有關的人事物,他好像想到了什麼。」

「一開始的照片…不就是從和歌山縣新宮市寄來的嗎?」

「嗯,沒錯,看來和歌山是個重要的地點。」

「和歌山──以前不是也鬧過蛇妖的事嗎?」涼說道,「淨琉璃裡常演出的劇碼不就是來自和歌山熊野的故事──」

「道成寺!安珍與清姬!」未知雙眼一亮,「難道傳說中的道成寺故事會重現在我們的生活中嗎?」

「現在說什麼都還太早,不過,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未知搖頭,「不,我覺得不太可能。」

「怎麼說?」

「這次受到波及的大家,難道其中有人跟蛇談戀愛嗎?」

「…」

「所以呀,總覺得這是兩回事。」未知說道。

「如果確實沒有人招惹過大蛇的話…」涼點點頭。

 

 

惡魔先生北川一個人獨自走進了空無一人的教師用廁所之中,他對著大鏡子拿下了原本戴在左手食指上的黑曜石戒指,將戒指放在右手的掌心後握緊,用右手食指對著鏡子畫出大衛星符號。就在此時,一股能將世界吞沒的黑暗從大衛星符號中狂湧而出,一下子北川所在之地變得伸手不見五指,非常真實的黑暗。

 

一陣悅耳的高跟鞋腳步聲由遠而近,渾身上下散發著白色光芒,在黑暗中如同手電筒的女子不知從哪裡走了出來,熱情地向北川打招呼。

 

「唷呵,親愛的。」

「喔,是卡莉女神閣下!向您請安。」

 

卡莉擁有一頭銀白色大波浪長髮,穿著純白色的高腰薄紗長裙,如希臘女神般的裝扮,石膏像般雪白的皮膚,還有跟髮色相當搭配的銀紫色雙瞳。如果不清楚她的身份,可能會誤以為她是神話中的月亮女神或者任何充滿浪漫情懷的高貴女神。不過,很可惜,這位眾神中最美的小妞是惡名昭彰的屠殺者「死亡女神卡莉」,數千年來人類的幾次浩劫全都與她有關,就連撒旦的愛將希特勒的恐怖妙招「猶太集中營」也是卡莉化身為希特勒的情人時,親自提供給希特勒的「好辦法」。

 

「我正要去參加化妝舞會呢。」卡莉女神在北川面前轉了個身。

「您的尾巴…」

「喔!」卡莉急忙藏好又大又蓬的狐尾巴,其實在她數千年的職業生涯中,有不少時間是在扮演一隻受到全亞洲怨恨的九尾狐狸。「差點露出狐狸尾巴了。」

「您扮的是…讓我來猜猜…月神黛安娜是嗎?」

「好眼力。」卡莉女神笑道,「為了隱藏我原本的黑髮還有綠眼睛,我可是下了好大一番功夫呢。呵呵。」

「相信現在沒有人會認出您了。」

「哼,拍馬屁。剛剛你不是一眼就認出我了嗎?」

「那是因為這周遭有著太強的死亡氣息,如果真是黛安娜本人,不可能有這種神力的。」

「是嗎?」卡莉終於收起說笑的表情,正色道,「其實我是有事要拜託你,北川。」

「您請吩咐。」

「我有個長相很俊俏的徒弟清姬,你知道吧?」

「藤原家的清姬是嗎?」

「沒錯。這小妞來到地獄之後,一直很認真修行,前陣子在一年一度地獄校園恐怖美女大賽中還脫穎而出,把什麼數盤子的阿菊(怪談.播州姬路皿屋敷)和史上最正的女吸血鬼卡蜜拉(比德古拉伯爵還早出現24年的知名吸血鬼)給打敗了。」卡莉說道,「數百年來我對她都很放心,沒想到幾天前這丫頭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竟然偷偷離開了地獄。」

「這麼說,清姬小姐現在又回到人世了嗎?」

「好像已經開始惹事生非了。」卡莉不知從哪裡變出一包菸,以鬼火點了起來,那姿勢美到令人傻眼。她叼著菸說道,「我希望你能替我留意清姬的行蹤,她剛拿到妖怪系和怨靈系的雙學位,前途大有可為,如果被天堂那邊的傢伙逮到她未經許可就偷溜到人世的話,她就只好被打回蛇的原形,永遠留在人世間了。」

北川點點頭,「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如果一有清姬的消息,我一定向您稟報。」

「稟報當然是很重要的,可是如果遇上了緊急情況,就麻煩你先幫幫她,別讓天堂那邊發現清姬。這是我的法器,必要時就直接把清姬抓回來。」卡莉再度不知從哪變出一串由嬰孩頭骨骷髏製成的項鏈,「只要用這套住清姬,她就會自動隨著法器回到我的結界中。」

「是的。」北川恭敬地接受,法器一到北川的手上竟然就瞬間變小,原本是大串沉重的項鏈,現在卻成為環形耳飾般大小。

「謝謝你了,北川。待你完成人間的修行之後,我會把死海經卷的秘密送給你。」

「您、您指的是庫姆蘭古卷嗎?包含宇宙創世秘密的庫姆蘭古卷?」北川嚇了一跳。

「那當然。雖然人類發現死海經卷很久了,但是他們始終都沒辦法開啟真相之門,以為古經卷只是記載宗教創立的歷史文獻而已…身為神明,不論是站在善還是惡,都應該要了解死海經卷裡的深意才行。經卷在我手上已經三百多年了,如果有新的神明產生,我很樂意提供。」卡莉女神雖然帶給世界數不盡的災難,但她本性並不壞,只是善盡職責而已。

北川相當感激,「我一定會盡力的!」

「那就好,」卡莉女神恢復輕佻的笑容,「哎呀,我得趕緊走了,努絲庫(古代亞述人的女神)想要假扮艾維斯普里斯萊的樣子,我等不及去好好欣賞了。再見啦,北川。」

「恭送您…」

「對了…」卡莉女神的身影已經消失,只剩聲音飄蕩在空中,「我的法器可以提供你強大的力量,身為惡魔的一份子,相信你懂得該怎麼利用…」

 

隨著卡莉女神的離去,那吞噬掉一切的黑暗漸漸消褪了,像是霧般消散了,只剩惡魔先生北川獨自站在原地,看著教師用廁所的大鏡子。

 

「…不愧是受到大家祟拜的罪惡之花卡莉女神哪,真是美極了。」北川一面自言自語,一面把卡莉留下的法器當作耳飾別在左耳上,匆匆走出了教師用廁所。

 

 

杉野紀美江已經請了整整一星期的病假了。然而大家關注的並不是紀美江的實際情況到底如何,而是身為戀人的池垣雅彥竟然整整一個星期都未曾前往探視紀美江。當然,並沒有任何知道之前池垣雅彥已經向提紀美江提出了分手,也沒有人知道A組的王子池垣雅向竟然紓尊降貴向I組的白痴超肥女學生七瀨桐繪告白(而且還被拒絕)…感受到眾人目光的雅彥實在不高興,畢竟是自己的事,大家用不著插手才對。可是每個路過他座位的人,竟然不約而同都問他相同的問題:

 

「紀美江還好吧?我們都很擔心她呢。」

 

真是的。修養再怎麼好的人也會有厭煩的時候,那些問句也許原本的出發點都是對同學的關懷,可是如今的雅彥只覺得那是讓他頭痛的嘲諷而已。不過…那些令雅彥受不了的問題正好也是雅彥本身想法的反射。雖然已經說要分手,可是總不能如此絕情,一點都不關心紀美江吧?但若是去探望紀美江,那麼會不會讓紀美江誤會呢?或者,再拉兩三個人陪同一起去紀美江家裡…好像也不太妥當…

 

「大家早。」

 

一把熟悉的聲音忽然刺入了雅彥的耳膜,他和其他同學的反應都很一致,不約而同地抬頭向發出聲音的方向──是、是紀美江──

 

「啊,杉野同學!」正在寫黑板的學級委員率先開口,「妳身體好點兒了嗎?」

「嗯,好多了,謝謝。」

 

紀美江似乎因病瘦了一圈,但是更加美麗了,脫胎換骨似的。她看起來大病初癒,有些虛弱乏力,臉色非常蒼白,但雙頰又病態地散發出淡淡的玫瑰色。不知道怎麼回事,雅彥總覺得,眼前的紀美江變了,變得…要怎麼說才好…變得…不太像凡人。美麗的外表和飄逸的身形,讓她愈來愈像小說裡的仙女或者公主了。

 

教室裡紀美江的姊妹們紛紛圍繞著她,東問西問,一刻也不放過。直到中午過後,雅彥才找到機會把之前發下來的習題和作業整理好,拿到紀美江的座位前。

 

「這是上星期所有上課的習題和講義資料。」

「謝謝。」紀美江伸手接過,精潔地回答。

「妳的身體…還好嗎?」

「正在復原中,謝謝你的關心。」

 

不知道是不是想掩飾心裡的情緒,紀美江有些焦慮地撥了撥額前的髮絲,沒想到這個動作讓雅彥注意到紀美江的手指──右手的指頭似乎有泛白的皮屑──雅彥定睛注視了數秒,以為自己看錯了──那是白中帶著微綠的鱗片!

 

「你、你在看什麼?」紀美江注意到雅彥的表情,連忙縮回手。

「妳的手怎麼啦?」

「有點脫皮,太乾燥的緣故。」

「喔…」雅彥明明就很確定那是鱗片,但並沒有追問,只是淡淡地表示,「大家都很擔心妳呢,希望妳能早日康復。」

「雅彥…」紀美江的聲音非常平靜冷漠,和以往完全不同,「七瀨的事你應該知道吧?」

原本已經轉身要回座位的雅彥聞言停下了動作,「她的事?」

「七瀨已經有了交往的對象,這件事你知道嗎?」

「…知道。」

紀美江美麗的嘴角浮起殘酷的笑,「那麼,想知道得到七瀨的人是誰嗎?」

                                           ..

 

 

穿過了地獄的入口之後,首先會來到三扇大門前。這三扇大門分別通往的地獄三個不同的部份,正中央的大門通往掌管邪惡勢力的眾神居所,其中也包含了地獄的工會以及所有工作人員辦事的地方,右邊的大門很少開啟,只出不進,除非領有公文和電子鑰匙的傢伙(泛指一切身陷地獄的鬼靈或其他)才能由右邊的大門走出地獄。至於左邊的大門則是地獄入口,是部電梯,會送大家到該去的樓層。

 

原本地獄的層數只有十八層,但是為了因應日趨複雜而且多樣化的犯罪,同時也為了整個地獄的都市景觀,經過眾神同意之後,已經把地獄加高到一千多層,並且給予這座容量超大且配備高科技設備的地獄「巴比倫塔」(據聖經記載,巴比倫居民由於富裕貪婪,試圖興建高塔直達上帝所在的天庭,為上帝一怒之下,連城全部摧毀。)的稱呼。在巴比倫塔的塔頂最近開設了一家中式餐廳『酆都川菜館』,還有一家號稱宇宙最黑暗的PUB『十三號』,是地獄眾神時常聚會的場所。

 

「這不是卡莉大姊嗎?要不要過來一起坐?」有史上最長壽殺人魔之稱的傑森向卡莉舉起酒杯打招呼。

「原來是傑森哪…喔?佛萊迪和邁克邁爾斯、漢尼拔、針頭修士(以上皆為恐怖電影中之殺人魔鬼),你們全都在呀。」卡莉挑了張紅色沙發坐下,今天的卡莉女神穿著暗紅色的緊身皮衣皮褲和長靴,一頭如血霧般的紅髮顯得相當性感。

「卡莉大姊,聽說最近您好像有些事煩心…」年齡最長的漢尼拔送上了一杯馬丁尼,說道,「前幾天還聽到伊西絲(埃及女神)談起您的事呢。」

佛萊迪用他那剃刀手神速地切好了一盤水果送上,「請用,卡莉大姊。」

「佛萊迪,幾天不見,還學會雕蘋果花了呀?真是厲害。」卡莉並沒有回答漢尼拔的問題,她只是敷衍似的笑了笑,「我呀,最近覺得好無聊…說真的,我還滿能體會清姬的心情,難怪她會想到人世晃晃,在地獄混了這麼久,真的很無聊。」

傑森等人深有同感,傑森說道:「來到地獄之後,我每天都在負責砍那些有罪的傢伙,一點都不好玩。」

「我更慘,還有人連我主演的電影都沒看過…」萬聖節殺手,綽號『純情小南瓜』的邁克邁爾斯抱怨道,「最近『月光光心慌慌』都沒拍續集,再這樣下去,就連日本來的獨眼貞子都比我受歡迎了。」

「唉,我也是好久沒有吃到無罪的人肉…你們知道,有罪的人,那肉質可差多了。」漢尼拔醫生也有「一肚子」苦水。

卡莉很了解似地點點頭,「果然大家都想放個假,回到人間去好好地玩玩…決定了,過幾天我就寫份公文到人間溜躂溜躂。」

「我臉上的針頭該換了!」一向沉默的針頭人難得開口,「泡了太多血,都快生鏽了,對皮膚不好。」

「我的曲棍球面具也該買新的了,聽說LV也有出類似款。邁克,你的也是。」傑森說道。

佛萊迪也搶著說,「是啊,我的剃刀手指需要好好磨一磨──不只我們,還有德克薩斯那傢伙,他的電鋸零件也壞了,之前入地獄三十週年慶時大家不是要送他一台可以永續發電的環保電鋸嗎?不如到人間去時一次準備齊全吧。」

「喂喂,男仕們──」卡莉挑眉,「我可沒說要帶你們一起去。」

「啊,卡莉大姊,別這樣嘛…」大家齊聲嚷了起來。

「好了好了,安靜點。這次我沒辦法帶你們一起去。不過別擔心,等我視察完情勢回來之後,會安排一個有趣的計劃…到時候我們可以再來一次歷史性的行動。」卡莉女神向眾魔眨眨眼,大家立刻暈頭轉向了。「我卡莉向各位英俊的男仕保證──」

「那就一切都聽卡莉大姊的安排!」邁克邁爾斯舉起酒杯,「敬卡莉大姊!」

「啵嘩──」

 

可惜接下來並不是每個人都順利的喝到酒──因為情緒太興奮的邁克邁爾斯和傑森忘了拿下面具,以致於酒全潑到了面具之上,大家不禁狂笑成一團…

 

黎明時分將至,群魔才各自回到休息處,能夠完全不理會日昇月落的,也只有少數幾位處於神明階級的地獄高層主管。正當卡莉喝完不知道第幾杯馬丁尼時,掌管溺斃死者魂魄的女神拉恩(Ran,北歐神話中邪惡的女海神)來到了卡莉的身邊。

 

「怎麼啦?為了清姬煩惱嗎?當初我就說過了,她的魔性是與生俱來的,不可能藉著修行轉化為善惡具知的神性…如果一開始就聽我的勸告,把清姬放在魔的位階,不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嗎?卡莉呀,清姬是沒辦法成為神明的,妳還是放棄吧。」拉恩一口氣嘮叨了連串的話。

卡莉淡淡一笑,「沒想到妳還挺關心我的嘛…」

「畢竟我們是同事嘛…」拉恩像是要賣人情似的說道,「對了,有件事要告訴妳。我家那口子到天堂去辦事時,聽到了和清姬有關的消息呢。」

「…埃吉爾(北歐海神)聽到了什麼?」

「說是『如來菩提樣樣皆空研究會』裡的成員安珍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混進了轉生的隊伍,到了人間去。那個安珍,不就是妳愛徒清姬的戀人嗎?」拉恩說道。

卡莉雖然訝異於這個消息,但她依舊沒有露出任何情緒,「喔…是嗎?第一次聽說呢。」

拉恩觀察著卡莉,似乎感覺不到卡莉身上的神力波動,於是覺得自討沒趣,「好吧,我先走了,妳慢慢坐吧。」

「還是要謝謝妳的關心,再見。」

 

俟拉恩走後,卡莉這才微微露出憂心的表情。原本以為清姬只是一時貪玩跑回人間,現在看來事情可沒那麼單純──那丫頭恐怕是為了要找安珍復仇吧──這下麻煩了!希望北川能在清姬和安珍重逢之前先找到清姬,要不然若造成了無辜的生靈損傷,清姬別說當神,就連入地獄受苦都有可能…

 

不過,自己再怎麼樣也不該插手這件事。死亡女神的力量雖然可以任意使用,但是身為神明的卡莉其實擁有很慈悲的心地,她只是礙於身份忠於職務,和拉恩那種就是喜歡看人痛苦而死的個性截然不同。也許這是給清姬的考驗,若能安然度過這次的危機,清姬她的修行也應能更上一層樓吧。卡莉考慮了許久,不知不覺中,太陽已經高高昇起,到了PUB要休息的時刻了。

 

 

松泉學園的午餐時分和往常一樣沒什麼不同,不過未知丟下了倫子和小愛,一個人偷偷跑到教師休息室去。本來是因為和涼約定好要一起吃中飯,沒想到卻在門前遇上了沉寂已久的惡魔北川。

 

「哈囉,未知小姐。」

「這裡是學校,請稱我為七瀨同學。」

北川聳聳肩,「好吧,七瀨同學,有件事要問妳。」

「我拒絕。」

「啊?」

「我才不讓你問。」

「喂,好歹也給我一點面子嘛。」北川苦笑道。

「那麼,就交換情報吧。」未知露出了笑容。

「好吧好吧,都聽妳的。」

未知滿意地點點頭,「你想問什麼就說吧,我會好好兒回答的。」

「蛇的事…」

未知的耳朵差點沒豎起來,「你說什麼?蛇的事?」

「看妳的表情,莫非妳也在調查清,不,蛇類的事…」

「畢竟最近太多相關事件──等一下,你,這一切該不會是你這討人厭的惡魔搞出來的吧?」未知幾乎想動手糾住北川的領口。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還需要調查嗎?真是的。」

「很難說喔,誰知道你是不是來臥底的。」

「…」北川還真不知如何應答才好。

「好了,你先說,為什麼你要調查蛇的事件。」未知說道。

這點幸好北川早就想好應對方式,他毫不猶豫地答道,「最近的怪事是突發狀況,不是事先安排好的,所以上級要我留意,是哪個機構還是哪個傢伙私自行動。」

「喔?這是真的嗎?」

「沒有理由要騙妳呀。」

「對於一個專業的惡魔來說,騙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吧?」未知調侃道。

「七瀨同學,妳不當惡魔真是太可惜了。」

「怎麼會呢,如果天使們都是笨蛋的話,你們惡魔也一定會感到無趣呀,說穿了我是為你們著想呢。」

「…我看我們還是先討論蛇的事件吧。」

 

北川已經決定要放棄了,小泉未知就是小泉未知,不愧是政治家的女兒啊,真是會說話。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同時,北川耳上的裝飾品忽然散發出黑色霧氣,瞬間就把北川和未知兩人包圍在其中。隨著瞬間擴大的黑霧,未知感到全身無法動彈,但意識卻依舊清醒。這力量…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

 

「北川,」黑霧中響起悅耳的女聲,「清姬的事看來和她的舊情人安珍和尚有關係,要記得,和安珍有關,你要小心應對,失戀的女人,怨念是最強大的。」

 

北川愁著臉,他作夢也沒想到非隱藏不可秘密,竟然會被卡莉女神自己說破,真是的,卡莉女神難道不知道現在他的身邊有個天使在嗎?現在只祈禱卡莉女神的神力夠強,讓小泉未知暫時失去意識和知覺…過了不久,黑霧漸漸散去,北川看了眼恍神的未知,他帶著不安的心情推了推未知。

 

「妳…妳怎麼啦?」

未知空洞的雙眼這才逐漸恢復神采,「…剛剛是怎麼啦?」

北川暗自鬆了口氣,看來未知沒有聽到卡莉女神的神諭。北川說道,「剛剛我不小心啟動了一個魔法陣,現在總算關掉了。」

「你這傢伙真是差勁,要是有凡人剛好路過的話怎麼辦?!」

「這個嘛…」

「好了啦,你一直擋在門口幹嘛?我趕著和涼一起吃飯呢,有事下次再說吧!再見。」未知飛快地進教師休息室裡去了。

「奇怪…」看著被甩上的門,北川抓了抓頭,「卡莉女神的力量果然了不起,連幾分鐘前的記憶都可以消除…實在是太厲害了…嗯…對了…剛剛女神說…清姬的事和哪個和尚有關?啊,真是的,連我都不記得了。去查查書吧,看看到底是哪個和尚…啊,卡莉女神真是太強大了…」

 

惡魔北川先生就這麼帶著疑問離開了,而衝進教師休息室裡的未知此時已經來到涼的座位前,和剛才失去意識時的表情截然不同,未知帶著自信的笑容出現。

 

「啊,七瀨同學。」還有其他老師在,涼不得不板著臉,「這次的數學測驗成績不太理想喔。」

這是預先說好要考壞的,為的是讓雙方有機會學校裡多說說話。未知眨眨眼,「是。」

「這次考試的範圍是不是都搞不懂啊?唉,真拿妳沒辦法,我再把重點解釋一遍好了。」涼一面照唸寫在紙上的台詞,一面拿起白紙和筆遞給未知。

 

剛剛獲得了有趣的情報,

  故事裡的清姬和安珍好像又出現了。』 

 

 

涼驚訝地抬頭望著未知,後者沒有說話,只是從手提袋裡拿出法式三明治,分一半給涼。涼急忙問道,「妳說的是『道成寺鐘』故事裡的清姬和安珍?這不是在開玩笑吧…」

「沒錯。看來得再去拜訪千鶴 井 老師了。」未知肯定說道。

 

創作者介紹

》》》放課後人格分裂屋.銀座2號店

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