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結婚

 

「早上不回家沒關係嗎?」涼對著鏡子穿衣。

「就連書包也都在這裡,我想應該……」

 

未知沒把話說完。雖然是一大早,但是有人用很粗魯的力量拍著門。明明就有門鈴,但是對方視而不見。

 

「 相原 先生!」是中年男子的聲音,「請開開門。」

「是管理員飛 田 先生。」涼看了穿著制服的未知一眼,後者只好乖乖躲了起來。

「 相原 先生,你在嗎?」飛田好像有什麼急事,又開始拍門。

「是,我馬上開門。」

 

門一打開,管理員身後看似面熟的一對中年夫妻便衝了進來。即使再怎麼後悔也徒勞無功。涼在心裡感嘆著,反正早晚都會……

 

「桐繪!妳果然在這裡!」

 

七瀨光夫衝進房裡,在狹小的空間裡根本找都不用找,就看見體型依然龐大的七瀨桐繪正坐在未收好的墊被上。光夫可不是瞎子,他一眼便看見成雙的枕頭。七瀨光夫怒火中燒,他並不珍愛這個女兒,此刻的心情與其說是傷心,倒不如說是憤怒和丟臉更為恰當!

 

「太過份了!」

光夫衝上前想要動手,但涼已經先聲奪人。「七瀨先生!請住手。」

這時七瀨智子也哭哭啼啼地拉著未知,「天哪,這實在是太可怕了……桐繪……嗚嗚……妳竟然……」

「可惡的傢伙!你是我女兒的老師不是嗎?怎麼能做出這種下流的事?!我要告你!我要報警!我要──」

「動作輕一點喔。」未知淡淡地開口,「如果要打架的話就出去打。在我面前動手,會影響胎教的。」

 

轟!

這大概就是俗稱的「震撼彈」吧。

 

一時間,大家都靜了下來。狹小的空間裡只剩七瀨智子那不知該停還是該繼續的低泣聲。

 

未知率先打破沉默,「上學的時間到了。」

七瀨光夫高舉起手,但涼在半空中硬生生握住了光夫手腕,「請冷靜一點!動手是不能解決問題的!」

「哇嗚嗚嗚~」智子的拿手絕活再度展開,一時間房裡又開始熱鬧滾滾。

 

未知嘆了口氣,她對於一般人如何處理這種情況,實在沒有經驗。如果是在小泉家就好了,發篇新聞稿,舉辦一場婚禮,一切就都解決了。問題是,未知拼命回想著,七瀨桐繪她──究竟有沒有成年呢?而且,之後涼就得到中國去當交換神仙了,這意味著她得獨自扶養孩子。以目前的狀況來看,光是經濟壓力就不得了吧。雖然說終究還是會有人伸出援手……

 

「總之,事情已經發生了,」未知不管其餘三人扭成一團,逕自說道,「我會把孩子生下來的。」

「什麼?!這怎麼行?」光夫接下來的話真是讓未知不知說什麼才好,「我們家哪有錢再養一個小孩?!」

「老公,你氣昏了嗎?這當然是小孩的父親要負全責才對!」智子一把抓住涼,激動地大叫:「 相原 老師!你會跟我們桐繪結婚吧?對吧?」

涼正色地答道,「這是當然。我們本來就是──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其實他想說的是,我們本來就是未婚夫妻啊。當然,這可不能宣諸於口。

未知咳了一聲,對涼使個眼色,說道,「你以後也會負擔部份七瀨家的家計,不是嗎?」

「我?喔!對的,是這樣沒錯!為了感謝兩位的辛勞,我以後每個月也會負擔七瀨家部份生活費。」涼說道。

「喔?!」光夫的怒氣立刻消了大半,重新打量起相原洋海。他還是不能理解,長得這麼帥的男人,怎麼會看上自己醜不啦嘰的女兒呢?真是個謎啊!

 

之後,非常順利地進入了談判()過程。婚禮當然暫時不舉行,只要辦好入籍手續就可以了。至於學校方面的問題,未知心裡早有打算,看來還是拜託片山想想辦法。不過,不知道片 山 君會怎麼想……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走一步算一步了。目前看來,至少不會造成什麼大騷動就是了。

 

 

在喫茶店裡,未知捧著一本小說。片山在街角就看見玻璃窗後的未知,他不由得拿出菸。玻璃窗有著些微反光,在未知(或者說七瀨桐繪)的身邊形成淡淡的光暈。片山感到十分諷刺。

 

「等很久了嗎?」片山還是老樣子。

「我懷孕了。不對,七瀨桐繪的身體懷孕了。」未知懶得寒暄,單刀直入。

「妳的天使未婚夫是孩子的爸爸嗎?」片山忽然手足無措。

「嗯。所以有件事要請你幫忙。」

「孩子已經有父親了,怎麼會需要我幫忙?」

「言下之意是,如果我的孩子缺個父親,你會是自願者嗎?」

「……一點也沒變啊。」

「嗯?」

片山掏出菸盒,叼上一根菸,但沒點。「沒什麼。」

未知看著片山,「過陣子七瀨桐繪和相原洋海就會去辦理入籍手續,但我還會繼續在學校上課,所以我想請你幫忙處理松泉學園。」

「……不是去捉妖怪,就是搞這種事……最近都不是因為好消息而找我,」片山裝作很受傷似地捂著胸口,「我真是心痛。」

未知微笑,「怎麼會呢?等涼離開之後,你可能就得擔負起我孩子父親的責任了,難道這不是好消息嗎?」

「妳瘋了。」片山嗤之以鼻。

「那麼學校的事什麼時候可以給我答覆?」

「最快也要後天吧。啊,可惡,我幹嘛就這樣答應妳呢?」片山抓抓頭,他打量著眼前這一點都不漂亮的恐龍妹,「……妳說,純名,也就是現在的相原洋海要離開……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要去某個地方執行新任務。」未知不知不覺地輕喟,「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可是,之後相原洋海這個人就這麼消失了嗎?」

「嗯,會在人世間死亡的樣子。」

 

片山手裡玩著打火機,往上一拋一拋。這兩個人,不,天使,是蠢蛋嗎?不知道世界上有種東西叫作保險套嗎?但如果純名涼,不,相原洋海──隨便啦!如果那傢伙在短時間之內就要離去,其實七瀨桐繪就沒必要為此而嫁給那傢伙,這樣只會讓事情更複雜而已。一定要找個人結婚的話,自己反而是比較好的對象,不是嗎?

 

但片山終究什麼也沒說。他光是想到小泉未知住在七瀨桐繪的身體裡,這就已經讓他頭痛到了極點。他很懷疑這一切是不是漫長的夢境。雖然經過清姬的事件後他能接受這個事實,可是片山並不想承認,某種程度上,真正令他感到不愉快的,是純名涼的存在。

 

 

創作者介紹

》》》放課後人格分裂屋.銀座2號店

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舞靜
  • 喔~~女王大人,我要哭了,等未知等好久喔!終於又看到天使了,這是否表示那個架上很快就會有?
  • 未知她...最近很忙...(逃)

    鍾靈 於 2009/10/14 21: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