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胎教啊

 

橫澤悠打開了家門,妹妹真由笑容可掬地站在玄關前迎接,「你回來了。」

「嗯,吃過晚飯了嗎?」

「對,跟同學一起吃完晚飯才回來的。」

 

橫澤真由和哥哥事實上沒有血緣關係,雙方的父母在兩人小學時再婚,各自帶著孩子。由於真由的親生父親已經過世,所以也辦理了更改姓氏的手續。就像是小說裡常出現的情節,悠和真由兩人,從青春期開始便對彼此產生了曖昧的情緒。

 

兩年前橫澤家的父母在加拿大旅遊時發生意外喪命,於是只剩悠和名義上的妹妹真由相依為命。畢竟沒有半點血緣關係,如果真的想要在一起也不是不行,只不過彷彿互相約定好似的,兩人靜悄悄地隱藏著心裡的情感,就這麼過了兩年。對妹妹真由的愛,似乎就是讓悠總是喜歡選擇亂倫作為題材的主因。如果被心理醫師知道了,一定會說他不正常的。

 

「哥,今天發生了什麼好事嗎?」真由注意到哥哥微揚的嘴角。

「喔,沒什麼特別的事。」

「去書店結果怎麼樣?有沒有找到需要的資料?」

「那些專門的資料要到大學圖書館去才行。」橫澤悠想起方才相識的女孩,不禁再度露出的笑容。

真由淺淺一笑,「有艷遇嗎?哥笑得太開心了。」

「不,不是艷遇。倒是在書店遇到了聊得來的朋友,覺得很奇妙。」

「喔?」幾乎沒有朋友可言的哥哥,竟然交了新朋友?真由十分訝異,「是怎麼樣的人呢?」

「……這個嘛,看起來很普通的高校女生……雖然很普通,可是又覺得對方很特別……非常難形容的感覺。」

「該不會是一見鍾情了吧?」真由故意取笑。

「不是那樣的。不是那種男女之間愛情的感覺,不過……」橫澤悠想了想,沒有再說什麼,「總之,只是聊得來的朋友。就是這樣。」

「好神秘呀。」真由笑道。

「是呀,真的非常非常的神秘……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橫澤悠思考著,「就連現在,也在想著那個女孩子,有點擔心她是不是一切都好。」

真由沒想到悠竟是如此認真,她感覺有一絲醋意,同時強烈的好奇心也促使她繼續這個話題:「再多說一點嘛。我好想知道關於那個女生的事。」

「嗯?是這樣嗎?那就全部說給妳聽吧!」

 

 

睡到半夜,不知道是因為心神不寧還是太悶熱了,未知悄悄推開了涼緊擁著的手臂,從榻榻米上站起身。她走進廁所,打開水龍頭想要洗臉。

 

伴隨著讓人感到清涼的水聲,未知眼前的鏡子忽然泛起了七彩般的霧氣,接著四週變得十分明亮寬敞,彷彿在瞬間回到了天堂。未知在心裡嘆口氣,她已經看到人力資源天使九五二七緩緩地向自己走來。

 

「嗯?這是怎麼一回事?」未知看著人力資源天使九五二七,不禁想笑。

 

人力資源天使九五二七不知發生了什麼事,被人揍得鼻青臉腫,嘴唇嚴重發腫,半紫半黑紅,右邊的眉毛似乎被火燒過,留下中央泛白但周圍發紅的傷痕,當然,原本長著眉毛的毛囊此刻變得光禿禿地,只剩下令人傷感的空洞。慘況還不止於此,左臉雖然保住了眉毛,但是眼部被人狠狠揍了一拳,所以浮腫發青,鼻子似乎也有些狀況,鼻樑的部份貼著OK絆,下巴也瘀血。另外手腳、身體似乎也都出問題,左腿非常不靈活,膝蓋可能受了重傷。

 

「喂,使徒0031997888629,妳到底對天使實習教師0062003111471說了什麼?!」九五二七極困難地張開肥腫的嘴唇。

「涼?我沒對他說什麼啊?」未知打量著人力資源天使九五二七,「這傷……是怎麼回事?該不會跟涼有關吧?」

「妳說呢?!就是天使實習教師0062003111471幹的好事!」由於過份激動,人力資源天使九五二七噴出了鼻血……他用潔白的袖子抹了抹,瞪大了眼睛,「嗚嗚!血!」

「……如果沒有其他事,我要回去睡覺了。」

「喂喂,妳沒看到嗎?是血,是血呀!」

「謝謝你不用了,我每個月都得看好幾天。」

「……」這下子人力資源天使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未知收起玩笑,嚴肅地看著九五二七,「所以,你的意思是,是涼打傷你的嗎?」

「不是打傷我,是打傷了我們。天使實習教師0062003111471像發狂似的打傷了一群天使啊!」

未知一怔,「……難怪涼說受傷了。」

「他哪是受傷?!根本就是筋骨痠痛而已嘛!看看我的臉,我算是受傷最輕的了。」人力資源天使九五二七怒道,「如果不是老闆大人最近沒便秘,心情很好,他早就被丟到地獄去受火刑了!」

「不過,為什麼要打架呢?一群有天使位階的傢伙竟然還輸給在人世間只會讀書的書呆子,你們是不是應該先自我檢討一下?」未知雖然臉上帶著冷笑,但是心裡卻有種不安。

「哼,還不是為了妳……不,應該說,啊……煩死了……嚴格說起來是老闆大人的責任……」人力資源天使九五二七聲音突然變得有氣無力,「如果妳沒懷孕就好了……」

「什麼意思?」

「天使實習教師0062003111471不想去中國當交換神仙,不想完成任務,不想成為真正的天使。也就是說,他寧可放棄一切,放棄永生,只為了陪在七瀨桐繪和孩子的身邊。」

「所以,跟你們發生了衝突……是這樣嗎?」

「嗯。他要求主管讓他留在人世間,不過這是老闆大人指定的任務,沒辦法呀……後來天使實習教師0062003111471就發怒了。」說到這裡,人力資源天使忽然望向遠方,「我們,都已經離開人世很久,不太記得人類的感情了,一瞬間還真被嚇了一大跳。」

 

明明不是什麼沉重的話語,但是未知卻感到無比的心酸。成為天使太久,所以再也記不起人類的感情……雖然合情合理,可是又十分傷感。

 

「我啊,沒當人類已經很久了。啊,原本是想抱怨一下,所以才出現的。但是……嗯哈哈哈,算了……這點傷,吃點伊甸園裡的蘋果就會康復,其實也沒什麼。我現在也搞不清楚自己想說什麼,不過……看著天使實習教師0062003111471發飆的樣子,我突然有點後悔當初做了記憶輸出……」囉哩吧嗦地說了一堆,九五二七突然想到了些什麼,立刻轉變了話題,「先說另一件重要的事好了。」

「請說。」

「最近聽說地獄那裡有怪異的動靜,他們選擇的活動地點,很可能就是在東京。」

「嗯,這樣啊。」

 

未知不覺得這和自己有什麼關連,這種事就讓特級駐地天使去擔憂吧。胎教,要注重胎教,可不能有壓力啊!

創作者介紹

》》》放課後人格分裂屋.銀座2號店

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風
  • 涼真是太帥了!
    我原本還以為涼是因為看到未知跟橫澤走在一起才說謊騙她的
    但好像吃醋又跟去打架沒甚麼關係呀。
    總之,非常期待這本書的實體書唷!
  • 此則為私密回覆

    鍾靈 於 2009/01/28 20:42 回覆

  • 水靈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水靈
  • 原來昨天是在打這個??!0.0
    話說~天氣還是好冷!!(你是來這裡搞笑的嗎)(踹走)
    我妹不知為啥設了一堆鬧鐘,害我在四點和五點時各被吵醒一次="=
    (問題是...我被吵醒就很難再睡著了阿囧)(這是你自己的問題)
    回應的重點是...橫澤好棒~(灑花)(冷落主角)(分明就是來亂的)
    天冷記得保重身體喔!!
  • 此則為私密回覆

    鍾靈 於 2009/01/05 22: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