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珠玉

 

直到不久後的某個月圓之夜──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一陣陣悠揚的笛聲從公主御殿中傳出。伏姬公主手上有一柄由名匠所製的笛子,名喚「冷泉」。聽說那是一柄有魔力的笛子,上面刻有經文,笛聲能夠使邪魔退避。

 

守在館山城各個角落的將士兵卒,在夜裡不約而同都聽到了帶給人寧靜安祥感的美妙笛聲。原本笛聲中帶著淒怨,但是不知怎麼的,眾人竟覺得愈來愈放鬆,彷彿要睡著一般……

 

「主、主公!大事不好了!」井丹三直秀一大早就橫衝直撞奔向義實寢殿。

「什麼事?慌慌張張……」義實剛起床,昨夜不知為什麼睡得極好,今朝起來感覺格外有精神。

「伏姬公主──」

「伏姬?!伏姬怎麼了?」

「伏姬公主失蹤了!而且連八房也──」

「什麼?!」義實怒喝一聲,「直秀!這是怎麼一回事?」

「主公,今天早上看管八房的守衛跑來稟告說半夜他不知不覺睡著了,等早上醒來時,鐵籠已經被打開,八房竟然失蹤。臣擔心公主的安危,於是到了御殿前,沒想到御殿也亂成一團,侍女們說,昨晚守夜的侍女也昏睡過去,醒來時公主已經離開了。主公,臣無能!請降罪。」

「現在來責罰你們有意義嗎?還不快去把伏姬找回來?!」

「是!臣已派人去追了。聽說東城門今早被發現不知何時被人打開,臣斷定伏姬公主應該是往東邊的山區去了。」

「直秀,多帶一些人,務必把伏姬帶回來。」義實沉聲說道。

 

 

井丹三直秀是義實手下最出色的家臣,也很得義實欣賞。在和安西軍對戰之前,義實曾經有好幾次想要把伏姬嫁給井丹三直秀。

 

現在,奉命追捕八房和公主的直秀,心裡有股怒火狂烈燃燒著,他心裡咒罵著八房,竟然敢妄想尊貴的伏姬公主──太可恨了!該死的畜牲──啊,我井丹三直秀是怎麼了?竟然被畜牲搶去了妻子……

 

「啟稟大人,部隊已經集完畢,按照您的吩咐,集合了鐵炮隊二十人。」部屬雖然認為不需要動用到鐵炮部隊,但是仍舊依吩咐糾集了鐵炮隊的成員。

「好。」直秀走向集合好的兵士面前,說道,「絕不可傷害伏姬公主,至於八房──就交給鐵炮隊處置。」

 

言下之意,是要開鎗射殺八房。

直秀此刻的心裡充滿了憤怒,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

下令鐵炮隊射殺八房一事,

竟成了日後拯救里見家的關鍵行動!

 

 

在幽暗的山洞裡,一身白衣的伏姬端坐在大石上。她腰間插著「冷泉」,手上緊緊抓住那串失而復得的佛珠。而八房,昂首站在山洞口突起的石塊上,對著月亮長嘯。

 

「我,終究還是選擇了依從宿命。」伏姬不知道在對誰說話,她看著月光射入洞口,心中雖然平靜,但也有幾分茫然哀傷。「今後的日子該怎麼過呢?如果嫁給了樵夫就跟著去砍柴,嫁給了乞丐就跟著去乞討,但是……我的丈夫是……」

 

這樣的茫然並沒有維持多久,很快,驚天動地的馬蹄聲打斷了伏姬的思考。伏姬從大石上起身,她知道,那是父親大人派來的兵馬。

 

此刻的她並不知道未來如何,當然也不知道她和八房接下來會面臨什麼樣的情境。但是伏姬相信,自己的選擇不會有錯──她再度看了一眼那串佛珠──上面所浮現的字還是清晰無比……

 

如是畜牲,發菩提心

 

 

井丹三直秀最後並沒有回到館山城覆命。

他選擇了切腹謝罪。

 

「……父親大人。」里見義成明知這話難以啟齒,但仍不得不硬著頭皮前來稟告。

「喔,是義成啊,怎麼樣,直秀把伏姬帶回來了嗎?」義實放下手上的書卷。

「請父親大人恕罪!」

義實皺眉,「連個弱女子都找不到,直秀是怎麼辦事的?!叫他進來!」

「父親大人……井丹三……切腹自盡了。」

「什麼?!」里見義實雙目炯然,沉聲一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直秀竟然需要切腹謝罪?」

義成垂著頭,他想起可愛的妹妹,不禁胸口一痛,「井丹三帶著鐵炮隊找到了伏姬和八房,鐵炮隊受命擊殺八房,伏姬……為了保護八房……」

接下來的話,並沒有說完的必要。

「……伏姬……義成,你是在告訴我,我的女兒死了,為了那條畜牲而死,是嗎?義成,是這樣嗎?」即使是身經百戰的大英雄,此刻也無法承受這樣悲苦的消息,里見義實語聲發顫,「伏姬,真的……」

「請父親大人饒恕臣下和部眾,他們並不是故意要……」

 

義成是里見家未來的繼承人,雖然失去了妹妹,但仍強自壓抑著悲傷,以理智來面對這次的悲劇。或許有人會覺得此刻的義成冷血無情,事實上人死不能復生,難道要讓父親殺光所有鐵炮隊的成員來洩恨嗎?

 

另一方面,里見義實並沒有答話。他的思緒回到多年前,他從某場血戰歸來,見到了數年未見的夫人,夫人牽著一名他從來沒見過的小不點,穿著紗綾形文樣的和服……可愛的孩子……我的孩子,可憐的孩子……

 

義成看著父親眼中泛著淚光,他實在不想再說話,但是,他不得不說,事關重大,為了里見家,更是為了伏姬,那件事他非說不可。

 

「父親大人,請您暫且忍耐。妹妹她……其實留有遺言。」

義實茫然的眼神在瞬間精光四射,「什麼?!遺言?!快說!」

「其實,在鐵炮隊誤殺妹妹時,據說她的身體突然發出了白色的光芒,眾人見到八顆發光的珠玉從她的身體中飛出……她說……」

 

你們大家不用悲傷。

百年後,

這些發光的珠玉就會變成八位犬士,

可以輔助里見家的公主戰勝玉梓的魔咒。

我就是為此而生,為此而死的命運!

 

創作者介紹

》》》放課後人格分裂屋.銀座2號店

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