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宿命

 

伏姬身為里見家的公主,當然具有一定的膽識,不過這份膽識在面對兇惡的猛獸時,似乎起不了任何作用。

 

現在,正是這種情況。

 

幾名侍衛用長刀指著八房,但是八房絲毫不懼──牠可是從萬人大軍中咬下元帥首級的猛犬啊!彷彿發狂的八房不知從哪裡闖進了御殿,昨夜因為作戰而受創的傷口不停地滲出血,吧嗒吧嗒地滴落在榻榻米上。八房低吼著,不知道要表達些什麼,幾名侍女雖然嚇得全身發抖,但還是不得不護住伏姬,用身體擋住八房。

 

原本正在抄寫經書的伏姬,看到八房在不遠處停下,似乎沒有打算硬闖入殿內的樣子,不禁暗自鬆了口氣。她鎮靜下來,看到八房被斬傷的前腳,心中感到一絲憐憫。

 

就在此時,伏姬從小就帶在身上的一串佛珠竟然在眾人的眼前發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

 

「公、公主殿下!」

「啊,這是──」

「好刺眼……怎麼會?!」

 

彷彿有生命力的佛珠從伏姬衣襟中掉落在榻榻米上,發出令眾人感到刺眼的強烈金光,就連正衝御殿的義實等人也在長廊上看到了滿溢的光芒。

 

那是連人的雙眼都無法接受的強光,但是伏姬卻不覺得刺眼,在金色耀眼的光芒中,她伸手拾起佛珠──

 

「……這、這是……」

 

佛珠一被伏姬碰觸到,光芒便立刻消失,繼而在珠上出現了以前從來沒有的八個字──

 

如是畜牲,發菩提心

 

「如……如是畜牲,發菩提心……如是畜牲……發菩提……心……」

 

伏姬喃喃地重複著,她的心像是被裝在水瓶裡猛力搖晃著。這是怎麼一回事?畜牲……指的莫非是八房嗎?

 

這時義實、義成和家臣們全都衝進了殿中。

 

「父親大人!」

「伏姬,妳沒事吧?剛剛的光──」

「是這串佛珠……佛珠剛剛……突然發出了光芒,接著就出現了這些字。」伏姬由侍女扶著,站了起來。

「……如是畜牲,發菩提心?」接過佛珠後,義實皺著眉唸出上面的字,「怪事……」

伏姬接回佛珠後,又看了佛珠一眼,臉上忽然閃過從未見過的詭異神色。

「對了,聽說八房闖進來,妳沒被嚇到吧?」

「是的,我沒事。父親大人,請不要責罰八房。」伏姬看著對眾人擺出攻擊姿勢的八房,說道,「父親大人,八房──就交給我照顧吧。」

「公主,萬萬不可!」家臣齊聲說道。

「為什麼想要照顧八房?」義實沉著地問道。

伏姬目光轉向里見義實,「聽說,父親把女兒許嫁給取得安西景連首級之人……」

「伏姬!妳這是在說什麼?」伏姬的兄長里見義成喝道:「妳是人,八房是──」

「父親大人,君無戲言。」

 

伏姬忽然拋出了這麼一句話,就在此時,原本擺出攻擊姿勢的八房似乎聽懂了伏姬的話,忽然發出一聲長鳴,恢復以往溫馴的神情,在榻榻米上臥下。

 

「這、這怎麼會──」義實和眾人不敢相信八房竟然真的聽得懂。義實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八房,「八房,難道你冒死潛入安西軍中,是希望我將伏姬嫁給你嗎?」

如同在回答一般,八房抬起頭,「汪嗚。」叫了一聲。

「混帳!八房,既然你是有靈性的狗,就該知道人類不可能跟狗婚配!竟敢妄想里見家的公主──可恨的傢伙!」井丹三直秀忍不住抽出長刀。

 

但即使在閃著銀光的刀刃面前,八房依舊安穩地臥坐在榻榻米上。伏姬靜靜地看著手上的佛珠,心裡不知道閃過多少種念頭。恐懼、擔憂、緊張、煩惱──各種情緒匯集在心裡交雜著,但愈是如此,伏姬愈想知道自己的命運如何。

 

就在井丹三直秀大聲斥責八房時,伏姬也猛然發現自己微妙的心情。怎麼會呢?我竟然……一點想反抗命運的情緒都沒有……我竟然……想要乖乖的服從……下嫁給八房……這是怎麼了?我……

 

「好了,直秀,立刻派人把八房關起來,關在大的鐵籠裡。」義實如今也只能這麼做了。

「父親大人……您不能這麼對待八房。」伏姬忽然往前走了幾步,張開雙手將八房護在身後,「父親大人,女兒已經明白,這一切都是宿命。女兒是,心甘情願要嫁給八房!」

啪!義實感到手掌一陣熱,赤紅的掌印深深印在伏姬美麗的臉上。義實瞪大雙眼,氣得全身顫抖,「妳、妳竟敢說出這種話?!」

「父親大人,請息怒,伏姬是因為受驚過度,所以才會胡言亂語。」義成連忙說道,「伏姬,妳快點讓開!」

「不。」伏姬雖然被義實一掌打倒在地,但她既沒有哭泣也沒有惱怒,只是用異常冷靜的目光看著義實,「父親大人,您看,這是宿命!里見家的宿命!」

「不,不是宿命!」家臣井丹三直秀忽然不怕死地插嘴說道,「是毒婦玉梓──玉梓的詛咒──」

「玉、玉梓的詛咒……」義實怒目看著井丹三。

井丹三直秀說道,「主公,玉梓那個女人,死前不是說過會詛咒里見家嗎?這就是她的詛咒,所以才會發生這種情況!依臣下之見,八房可能早就受到邪靈附身,所以才能完成連人類都無法做到的任務,並且懷著惡意想要帶走伏姬公主。」

「什麼?如此說來──可恨哪!八房!原來──」義實奪過直秀手上的長刀,正要往八房砍去。

「父親大人!」伏姬再度用身體擋住八房,「就算是詛咒也好,如果犧牲女兒一人能夠換來里見家百年的平安,又有何不可呢?」

 

哐噹一聲,義實手上的長刀掉落在地,義實怔怔地看著平日最受寵的女兒……怎麼能……身為父親,怎麼能將女兒當作平息詛咒的祭品呢?難道……真的如井丹三所說的這就是毒婦玉梓的詛咒……

 

後來,家臣們帶來了大鐵籠,但是誰都不敢第一個動手捕捉八房。就在一片緊張情勢中,伏姬忽然開口對八房要求,她要八房乖乖進去籠中。說也奇怪,八房對伏姬的命令似乎欣然同意,立刻從榻榻米上爬起,走進了鐵籠之中。

 

「……父親大人,現在您可以安心了吧?」伏姬看著鐵籠被鎖上,轉身對義實說道,「女兒也不知道自己剛剛是怎麼了,請父親大人見諒。」

「是嗎?伏姬……妳……」

「父親大人,妹妹一定是一時被妖魔迷惑,所以才會說出那種話來,現在看來妹妹已經神智清醒不少,您可以放心了。」義成連忙打圓場,說道,「井丹三,你把八房帶下去看管好,無論是誰都不能靠近。」

「臣遵命!」

 

看起來,這場風波似乎結束得有點突然,但是由於扯到了玉梓的詛咒,眾人完全不想深究,只當作伏姬公主之前驚人的發言是神智不清所導致的。而那串佛珠被視為妖物,義實已命人拿去神社處理。至於被關在鐵籠中的八房,似乎唯伏姬之命是從,牠好像安心地在等待著什麼,完全不吵不鬧,之前想要攻擊人的神情也消失殆盡──事情就這樣暫且落幕。

 

 

 

 

 

 

 

 

 

 

創作者介紹

》》》放課後人格分裂屋.銀座2號店

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