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話

 

 

 

 

坐在計程車後座,他按著腹部左側。

 

該不會是肝爆了吧?最近總覺得微微的疼。如果真是爆肝,他也不意外。自從當上總經理後,每週至少有五天晚上是泡在尼古丁和酒精裡度過。雖然回家之後總是乖乖服用保肝食品,不過他彷彿能感覺得到,自己的肝似乎正逐漸變黑變硬。

 

他打了個呵欠,自己沒什麼感覺,但前座的運將卻聞到濃濃酒味。從林森北路坐上車的客人,大都是這個樣的,差別只在身邊有沒有帶著小姐而已。

 

斜斜靠著,渙散的目光隨著汽車行進,瀏覽著明滅街燈。還記得結帳時,櫃台上花俏的時鐘顯示著一點二十九分,連呼吸都有點吃力。

 

「人客,應酬完很累吧?」運將看他沒睡著,打破沉默。

「是啊。」他總是有問必答,但這時連苦笑的力氣都沒有。

「賺錢有數,性命要顧。」

「嗯,我知道。」

 

運將那句話讓他想起往事。為了爬上這個位子,他多少也幹過點見不得人的醜事,傷害過某些人。

 

疼痛忽然停止了。

 

冷汗卻在瞬間竄上頭臉。他連忙從西裝口袋裡掏出手帕抹乾汗水,一面調整呼吸。出汗之後,整個人輕鬆不少,疲倦感好像在瞬間減輕許多。他坐正身體,清了清喉嚨。

 

「晚上開車,也很辛苦吧。」

運將答道:「那當然,辛苦還無所謂,最怕碰到一些壞東西。」

「也對。」

「啊,錢難賺,子細漢,無法度啦。」說著,運將笑了。雖然辛苦,可是那笑容裡充滿了身為一家之主的自信和擔當。

 

一家之主……如果當初沒想著拼命往上爬,現在他也該是一家之主了,為了老婆孩子奮鬥,而不是在花街喝得醉茫之後,一個人回到空蕩寂靜的豪宅之中。

 

各有各的路啊。

他總是用這句話來排遣,

排遣那種叫作遺憾的東西。

 

計程車在仁愛路上某棟豪華大廈前停下,他抽了張五百元鈔票給運將,說不用找了。運將訝異,但還是道謝收下。

 

他在寒風中站了好一會兒,路口紅緣燈變換好幾次之後,他才蹣跚地走進大廳中。迎上前來的值夜警衛老陳早就看慣他這樣了,替他按了電梯,客氣地請他留意腳步。

 

電梯門關上前,他告訴自己這一切是正確的。他不想跟老陳一樣,一輩子庸庸碌碌,中年失業之後只能幹個勉強糊口的警衛工作。即使有老婆孩子又如何?如果是個不會賺錢的父親,在家裡也不可能有什麼地位的。他這樣告訴自己。

 

進了家門,脫下大衣鞋襪之後,他往床上一倒,打算就這麼癱到天亮。本以為喝了這麼多酒,今晚能夠好睡一點,但仍和過去一樣,他總是在睡夢中驚醒。

 

每天都這樣。

 

雖然常常驚醒,但卻也沒什麼不妥,只要翻身再睡,就能一覺到天亮,所以,他從未放在心上過。

 

但是最近,他忽然得知了睡眠中斷的可能原因。前陣子和部屬一起去日本出差,因為飯店臨時出了狀況,所以他和年輕的屬下小吳睡同間房。在回程的飛機上,小吳客氣地表達了他的擔憂。

 

小吳問他是不是睡眠品質不太好,他點頭承認。小吳說,他總是在半夜說夢話,雖然含糊不清,可是聲音卻有點尖銳,不像他平時說話的音調。小吳勸他去看看醫生,長期睡眠障礙會導致許多疾病。

 

小吳深怕惹惱他,字字句句都小心謹慎,他笑著對小吳說,會的,他會找個時間去醫院檢查,也許他該好好進行一次健康檢查才對。

 

他躺在床上,昏昏沉沉中想起了小吳的臉。從日本回來之後,他根本無暇去醫院,反正他總是一個人,即使夢話說得再大聲,也不會有人抱怨。下次出差啊,說什麼都要好好確認訂房,他再也不想跟別人共用房間了。

 

幾天後的中午,他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午睡,但卻被慌張衝入辦公室的秘書吵醒。嬌滴滴的秘書和幾名部屬神色緊張,恭敬地問他發生什麼事了。

 

「發生什麼事?」他一頭霧水,「我在休息,你們就這樣吵吵鬧鬧衝進來,我才想問發生什麼事了。」

秘書結結巴巴,「不,那個……我們在外面聽到了辦公室裡的尖叫,以為發生什麼事了,所以……」

他瞪著秘書,「尖叫?」

 

秘書瑟縮地猛點頭,其他部屬也紛紛表示自己也有聽到。他皺眉,雖然在心裡納悶自己什麼都沒聽到,但還是鎮靜地解決這件事。

 

「我剛剛打開電腦喇叭,朋友寄來的短片裡有人在尖叫,大概是那個吧。」他溫和一笑,「讓大家嚇了一跳,不好意思。」

眾人鬆一口氣,「總經理您沒事就好。」

他笑道,「我沒事,呵,都出去吧。」

 

當辦公室的門關上的瞬間,他的心裡湧上一股極不舒服的感覺。他不是那種和部屬打成一片的新派上司,所以沒人敢跟他開玩笑。這麼說來,是他自己沒聽到所謂的尖叫吧……睡得太沉了嗎?他重新坐下,舒適的皮椅讓他又有了睡意。

 

這麼睏,一定是因為晚上沒睡好。小吳說得對……再這樣下去可不行。環顧寬敞安靜的辦公室,空氣潔淨,室內的溫度也調得剛剛好,難怪會覺得放鬆想睡。他自嘲般地輕笑。

 

但──

一個念頭忽然閃過:

夢話,都說了些什麼呢?

 

他頓時完全清醒。一個人的時候說什麼當然都無所謂……可是,如果剛剛秘書他們聽到的叫聲是自己發出的呢?叫聲還算不了什麼,萬一睡夢中說出了不該說的話,又正好被其他人聽到……

 

他的思緒就這麼斷了,因為桌上電話響起。秘書柔軟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有一通從巴黎來的電話,是他尚在留學中的未婚妻。

 

未婚妻長相平凡,也不太聰明。但是有錢的岳父還是花了大把鈔票供女兒到國外唸書。只要有錢,就算是頭腦中等的傢伙,也可以靠著高價位的家庭教師、論文代筆者之類的東西,拿到不錯的學歷。他的未婚妻即是如此。

 

電話裡當然說了許多表達他思念的話。在能夠順利從岳父手上接管這家公司前,他下定決心要當個浪漫專情的好男人。畢竟只要腳下的階梯穩固,他就能一步步踏上寶座,如今他的甜言蜜語,不過是用來加強階梯的工具罷了。

 

「當然,我也想妳……妳不在台北,我幾乎每天都睡不好。」他已經習慣這些謊話,而至少,這次的謊言裡有很大一部份是真實的。他真的睡不好,而且還說夢話呢。

未婚妻小小抱怨了一下,怪他沒有飛到巴黎探視她。「我叫爸爸給你幾天假就好了嘛!」

「別這樣,到時候大家都會說我仗著自己是董事長未來的女婿……」

她打斷,「好啦好啦!我打電話回來,不是為了聽這些千篇一律的藉口。」

 

花了二十分鐘好說歹說,未婚妻終於接受了他的說法,但也要他保證,過一陣子會到巴黎來探望她。他答應了。掛上電話那瞬間,左側腹部又開始微微的疼。

 

下班後,他特意在公司附近閒晃。難得今天沒應酬,他想讓自己喘口氣,於是隨便走進一家離公司最近的百貨公司。

 

雖然沒打算買任何東西,但卻在高級文具禮品的專櫃前停下腳步。知名品牌的鋼筆推出了鋼筆型的錄音筆,琥珀色的筆身和K金筆蓋看起來很符合他的身份地位。

 

專櫃小姐帶著甜美的笑容,非常熱忱地說明介紹著。 那 小姐不是笨蛋,眼前這位客人身上穿的是質料上好的訂製服,手上的腕錶也是瑞士名錶,怎麼能放過呢。

 

坐上計程車後,他把小小的紙袋放在膝上,黑色的小紙袋,一不留神就會忘了它的存在。他想起專櫃小姐為他結帳時的笑容,有種淡淡的感傷。那笑容不是為他,是為了他從皮夾裡掏出的信用卡。

 

可是,要錄點什麼呢?

身為總經理,幾乎沒什麼需要親力親為的事,

他也已經過了那種需要用錄音筆的年紀……

 

「高品質錄音可以直接存成MP3檔案在電腦中播放,而且可以錄三十六鐘頭左右喔!」專櫃小姐是那麼說的。

 

他下車時緊緊抓住黑色小紙袋。既然買了就不要浪費,就拿來錄那個好了。反正可以長時間錄音嘛。

 

睡前,他仔細地閱讀了說明書,把錄音筆打開,放在床頭櫃上。雖然這麼做非常無聊,而且以他的年紀來說根本就是件蠢事,但還是這麼做了。按下床頭檯燈開關的同時,他聽到輕微的啪一聲,是燈熄滅的聲音。這個,也會被錄進去吧……

 

和平常沒兩樣,不管幾點睡覺,大約到了凌晨三點多就會沒來由地驚醒。這個夜晚也不例外。

 

他拍拍枕頭本想再睡,但卻在重新躺回床上的前一秒停住了。他坐直身體,立起枕頭,並且打開了床頭檯燈。

 

錄音筆不知道有沒有錄到他的夢話。

 

有點興奮,他感到。於是匆匆下床,披上睡袍,拿著精巧的錄音筆走到書房,他的電腦從不關機,接上USB傳輸線後,馬上開始讀取錄音筆裡的檔案。

 

看著GOLDWAVE裡圖示,全長四個鐘頭左右的檔案,幾乎一開始就有高低起伏的音頻出現。一閉眼就開始說夢話了嗎?真是。

 

他打開電腦喇叭,用滑鼠按下了播放鍵。

 

「……不要這樣……怎麼能……就這樣拋棄我……我,我現在不是一個人了……你不能這樣對待我和孩子……求求你,求你了……」

 

女人低泣的聲音從喇叭中傳出。

 

他緊緊抓住椅子扶手,豆大的汗珠沿著額頭滴下,連指甲因用力過度而折斷都沒感覺到,腦海裡一片混亂。

 

「我有孩子了……所以就算是為了孩子……你也不能這麼對我……你要是……要是真的跟她在一起,我會就死給你看……」

 

她是認真的。

 

他倒抽一口氣,雖然沒見到屍體,但聽說她一身紅衣,塗上大紅色的唇膏,穿著紅鞋,屍體在山坡上的樹林裡足足吊了十多天才有人發現。

 

「想死就去呀!」

 

他在錄音筆裡聽到自己咆哮的聲音。冷酷無情,就像所有負心的男人一樣,他還清楚記得,他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甩開她的手。

 

「……寶寶,叫爸爸……對,爸爸……親愛的……我們一家三口只有晚上才能團聚……是不是很可惜……」一段空白之後,女人的聲音又開始說話,「……你想我嗎?呵呵……我永遠都會陪在你身邊的……就算只能在你身邊看看你也好……呵呵……我跟寶寶會永遠永遠永遠……在你身邊……」

 

緊接著,是一聲十分清晰且極度淒厲的尖叫。

 

不過他無法確定,這聲尖叫是錄音筆錄到的聲音,還是此刻自己發出的。他驚駭無比──那個女人,一直都站在床邊,哄自己入睡,是吧?

 

 

 

 

 

---

 

這篇文章未收錄任何實體書中,

因為,這是今天剛寫完的。XD

 

 

 

 

 

 

 

 

 

創作者介紹

》》》放課後人格分裂屋.銀座2號店

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風
  • 超恐怖的!
    看完就想到,
    那他在睡覺的時候,
    那個女人不就站在他旁邊嗎?
    想想,怪恐怖的說。
  • 此則為私密回覆

    鍾靈 於 2008/10/11 10:30 回覆

  • 艾洛緹
  • 耶?好恐怖哦?我冒冷汗了!!XD
  • 此則為私密回覆

    鍾靈 於 2008/10/06 10:01 回覆

  • 幸福小女人
  • 颱風夜 看你的新故事 有點毛哩
  • 此則為私密回覆

    鍾靈 於 2008/10/06 10:00 回覆

  • ×祤翊≠沂㎡
  • 噗哈哈 你的靈感還真多-ˇ- 不過 這個故事 我很期待它的發展唷-ˇ- 從睡夢中驚醒 真的 感覺怪怪的 我也曾被睡夢中的體驗李 有感到一些 詭異 但 這種夢 也只有做一次而已 但是 卻有類似的孟再度出現一次 所以 算起來 也只有兩次 一個是麻麻 一個是麻吉 呵呵 很怪吼 但是內容卻差不多 我只希望這種夢 不會實現才對....... 很期待你的新作品 能引出我的回憶-ˇ-
  • 此則為私密回覆

    鍾靈 於 2008/10/06 09: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