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美純醒來的時候,她感到非常不舒服。有種像是宿醉造成的劇烈頭痛正侵襲著她,後腦抽痛著,眼睛也幾乎睜不開。除了意識變得清醒外,身體似乎還停留在昏迷狀態。

 

美純試著回憶昏迷前的最後一幕,她只依稀記得,當時自己正坐在花圃旁,班上的男生向她走過來,說了些什麼。是啊,到底是說了些什麼呢?啊,完全想不起來,就連走向她說話的男生是誰,美純也無法想起。

 

啊!美純想要舉起手,但立刻碰撞到金屬板。她這時才意識到,自己並非睜不開眼睛,而是即使睜開眼,也仍處於一片絕對的黑暗之中。

 

視覺無法發生作用,那就只好靠雙手。美純想要用手來辨認自己目前的處境,但是手幾乎無法移動,這個空間十分狹小侷促,所碰觸之處都是金屬,十分冰涼,宛如被困在大鐵盒裡。

 

美純開始焦急起來,即使徒勞無功,但她依舊試圖掙扎。她用力朝前方一踢,腳尖傳來的劇痛讓她明白,自己雙腳的鞋襪已經被脫下。

 

「這麼說,我的衣服……天哪!」

 

狹小黑暗的空間已經讓美純頻臨崩潰,但是發現自己的衣服被人脫光,一絲不掛,這個打擊讓美純更加無法忍受!如此一來,不管是誰發現了美純,救了美純,都會看見她赤身露體的羞恥樣子。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美純不禁抽泣著,「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美純並沒有做錯什麼。她只是個平凡的十六歲女高中生,那種在街上一抓就有好幾百個的普通女生,長相不起眼,成績不亮眼,是那種你在畢業後翻開畢業紀念冊時,有印象但卻無法記起姓名的那種類型。

 

失敗者?是嗎?

一時間,隨著恐懼而來的是累積已久的痛苦回憶。

 

從考上高中開始,這所雖然是公立,但卻充滿有錢人的學校裡,像美純這樣平凡不起眼的女生如果不夠堅強,一下子就會淪為被欺負的對象。

 

起初,只是有意無意地開開小玩笑,但是當那些同學發現美純並不會反抗時,為了新鮮感,他們的手段開始變本加厲。

 

有時候,一大早來到學校時就會發現,抽屜裡的書全都濕了。如果被水弄濕,還勉強可以曬乾,但是對方倒進美純抽屜的常常都是牛奶什麼的,過了一夜之後,臭酸的氣味讓人覺得難聞得很。

 

「臭酸妹」,是美純第一個綽號。

 

有時候從蒸飯箱裡拿出的便當,會變得很輕。打開便當盒後,裡面的飯菜早就被倒光,然後塞進了髒襪子。這還算好,上個星期跟飯菜掉包的是一隻灰色的大老鼠。被蒸熟的死老鼠讓美純嚇得把便當摔在地上,同學們看到老鼠之後,大家瘋狂驚叫。

 

「吃老鼠的臭酸妹」,是美純的新外號。

 

美純到底做錯了什麼呢?是不是做了什麼得罪同學們的事,所以才會獲得這種待遇呢?如果要說她有錯,那麼,錯就錯在她太逆來順受。

 

啊,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美純想要轉動身體,卻完全無法動彈。她的腳底發疼,不知道被這樣直立著困住已經多久了,她感到胸口悶得難受,心臟瘋狂地跳動著。已經晚上了吧,再不回家,奶奶會很擔心的……天哪,這票傢伙夠了吧?

 

如果可以的話美純想要大力拍擊這座鐵箱,但是狹小的空間讓她的雙臂緊緊往身體擠,雙腿變換勢姿的空間都沒有。好累,好想坐下或蹲下,但是沒辦法動──手臂也是,這個姿勢不知道已經維持多久了,肩膀痠麻,血液幾乎因壓迫而無法流動到指尖。

 

「喂,有沒有人?!放我出去!」

 

即使大喊,但能透出去的聲音似乎不多,聲音在鐵箱裡共鳴,美純感到後腦杓更痛了。如果可以的話她一點也不想大喊大叫,但是被困在鐵箱裡的恐懼,讓美純的焦慮飆昇到了極點,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尖叫而已……

 

「救命啊!誰來救救我!這裡是哪裡,來人啊──你們夠了吧?別再玩了!」

 

被黑暗緊緊包圍的痛苦還不算什麼,無法動彈的狹小空間也許勉強可以忍受,但是美純的身體忽然打個寒顫,尿意竟然在此刻來襲──

 

 

「媽的,又摃!」萬承治把手上一疊彩券狠狠甩至桌上,「怎麼衰到這種程度?竟然包什麼牌就摃什麼!奇怪了,一支牌都沒中,現在是怎樣?!」

 

原本六點就該離開學校的警衛老萬,為了窩在警衛室裡等樂透開獎,一直熬到八點多。沒想到花了半個月薪水包的牌,連一支都沒出來!

 

憤恨不平的警衛老萬實在不想回家,家裡老婆總是愁眉苦臉,小孩個個只會伸手要錢,想到就度爛。

 

老萬抓著搖控器,滿腹怒火地轉台,新聞台的字幕不停播放著颱風消息,老萬這才注意到,不知何時外頭已經下起了雨。

 

屋漏偏逢連夜雨,真他媽衰!

今天上午明明就艷陽高照,

誰會帶傘出門啊?去他媽的。

 

「……氣象局今日下午四時三十分發布海上颱風警報!今年第7號颱風威樂,中心在鵝鑾鼻東南方海面,正朝向北北西方向移動,對巴士海峽及台灣東南部海面將構成威脅。預計未來颱風強度會稍增強,且暴風圈有逐漸擴大的趨勢。中颱威樂下午兩點位於鵝鑾鼻東南方海面 四百二十公里 海面上,九級風暴風半徑 一百公里 ,以每小時九轉 十六公里 速度,朝北北西轉北前進,近中心最大風速每秒 二十三公尺 ,相當於九級風,而瞬間最大陣風每秒 三十公尺 ,相當於十一級風。如果中颱威樂行進方向不變,預計將於今晚發佈陸上颱風警報……」濃妝氣象主播一臉無所謂地播報著。

 

要發佈陸上颱風警報了?

明天是暑假的第一天,

這樣學生可就損失了一天颱風假,

不過,若是停班停課,自己也賺到一天。

 

老萬在心裡嘀咕,一面關上電視,一面設定好所有保全,緩緩站起身來。哎唷──真的是一年不如一年,坐太久了,腰痠背疼。他看了眼放在桌旁的手電筒,照理來說,離開前還是得再巡一次。

 

可是,今天不用了吧。今天是結業式,不到中午十二點學生就全都走光了。老師們也去參加聚餐,學校裡連隻老鼠都沒影。

 

老萬感到腰部一陣陣地發痠。他從玻璃窗看了眼外面的雨勢,幸虧不大。希望別下大雨啊,每年一到颱風季節,學校就非淹不可。特別是架空層那裡,有時水位會高達一層樓。

 

老萬想了想,轉過身把電視插頭拔起,將那台比工作伙伴還重要的小電視移到櫃子上,這樣就算淹水,只要不太嚴重,應該都還保得住那台電視。

 

雖然在離開時,對於自己懶得進行最後一次巡視感到些微的不好意思,但是疲倦感馬上就讓老萬肯定了自己的選擇,他撐起備用雨傘,一步步走出警衛室。

 

 

茵華看了眼錶,「喂,已經快十一點了!」

「拜託,明天是暑假的第一天耶,有多晚就睡多晚,不用趕著回去啦!」坐在長桌另一端的高瘦男生李瑞宇說道,「而且這是進入恐怖高三前的最後一個暑假,要玩得痛快點才行!」

「喔唷,誰跟你講回家的事……」郭茵華哼了哼,「我是說,被我們關在置物櫃裡那個臭酸妹啦!是不是該去放她出來了?」

坐在李瑞宇隔壁,一名可愛的女孩漠然地說道:「茵華妳想太多了,這種事哪需要我們操心……妳忘了嗎?原訂計劃是讓晚上巡視校園的警衛伯伯發現臭酸妹,放她出來,這樣才好玩嘛!」

瑞宇接著說道:「對呀,心妍說得沒錯,這樣才有惡作劇的感覺啊!」

「可是……萬一警衛伯伯沒發現臭酸妹,那該怎麼辦?」茵華皺眉,「我們是不是玩得太過火了?」

從剛剛就忙著玩吸 管的張 君豪緩緩開口,「 郭大 小姐,一開始是妳提議要把臭酸妹關進置物櫃裡的耶~而且還是妳說要把她剝得一絲不掛,我們幾個只是奉命行事。」

「 張 君豪,你還有臉說!把臭酸妹關進置物櫃的時候,我看到你一直盯著她的胸部看!」

「喔唷,你好低級!」蔣心妍打了君豪一下,「沒看過女人嗎?臭酸妹那種貨色你也看……」

「醜是醜了點,可是身材不錯~」君豪厚顏無恥地用雙手在自己的胸前比劃著巨乳的手勢。

「 張 君豪你真沒品!」

「哈哈哈,開玩笑咩~重點是,我覺得不用去管臭酸妹的事啦,警衛伯伯一定會發現的。」君豪說道,「如果真的不放心,最多明天晚上我跟阿瑞翻牆進去學校放她出來嘛!在學校置物櫃裡睡個一天不會死的啦。何況,搞不好臭酸妹早就被發現了,現在已經躲回家抱著枕頭痛哭~」

心妍點頭,「我同意。照君豪說的做比較好!我們本來的用意就要讓臭酸妹丟臉丟到家,讓警衛伯伯打開置物櫃之後看到她沒穿衣服,然後忍不住在裡面大小便的樣子。如果這個時候跑去放她出來,那就前功盡棄了。」

瑞宇也表示贊同,「重點是,要是我們回學校時被發現──哼哼,那就麻煩了。」

茵華聳聳肩,「好啦,你們說的都對,那就不管她了。」

「本來就是嘛,哪有人搞了惡作劇之後還這麼良心不安的?」

「喂,我發現你們三個很沒人性耶!」茵華嘟起嘴。

「正所謂無毒不丈夫~」瑞宇 和 君豪極有默契地扮了個鬼臉。

心妍也不落人後,「何況最毒婦人心~」

「知道了知道了,唉,這世界只有我最善良。」

「郭茵華,說謊的人死後會下地獄喔。」君豪正色說道。

「討厭鬼!」

「哇哈哈哈~」

 

郭茵華、蔣心妍、李瑞宇 和張 君豪四個人從小就是死黨,雖然國中唸了不同的學校,但是卻考上了同一所高中,透過君豪媽媽的關係,被分在同一班。

 

茵華的父親是名醫,心妍的爺爺是銀行家,瑞宇的父母都是政治人物,至於君豪的母親則是有名望的教授。這四個人家世背景和財力都很好,一下子就成為班級裡的領導人物。

 

也許是太幸福了,平淡無味的學校生活讓他們覺得無法忍受,於是他們決定自己來找樂子。看起來平凡普通的黃美純,就這麼成為了他們的目標。

 

一開始大家還有所顧忌,但是時間一久,普通的小玩笑已經無法滿足他們,於是茵華從父親的診所弄來了麻醉藥,打算好好整整美純。

 

根據茵華的說法,

這是為了讓高二生活劃下完美的局點。

 

「啊,下雨了。」心妍推開餐廳的玻璃門,甜美的臉上浮現不悅的表情,「我沒帶傘。」

君豪接著走出來,「我來叫計程車,先送妳到家之後我再回去。嘿,阿瑞,那你就負責送茵華回家好了。」

OK,茵華,那我們也叫計程車吧。」

 

茵華點點頭,馬路上車輛和行人都不多,雨勢雖然不大,但夾雜著風,感覺氣溫一下子降低不少。

 

這四個人在餐廳泡了一晚上,當然不知道中度颱風就要來襲,也不知道他們口中的警衛伯伯雖然到了八點多才回去,但卻沒有再巡視校園一次。

 

於是,就這麼開始了那個傳說……

 

創作者介紹

》》》放課後人格分裂屋.銀座2號店

鍾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Q﹌呆↖戀≠夢幻≧。≦↗
  • 阿...原來是這樣=ˇ=

    我一開始看這本還看不是很懂

    異色館小書感覺沒寫完

    = ] 你寫的書很好看ˇ繼續加油=目
  • 松哥
  • 那可以告訴我郭茵華 和張 君豪出車禍的經過嗎?
  • 事件發生之後,郭茵華和張君豪當然也不好受,某天張君豪和郭茵華通電話後決定出去走走,之後就遇上了車禍。這是寫作時的設定啦,並沒有專程寫成文稿。故事裡之所以讓這2個人掛掉,一方面是考慮篇幅長短,另一方面是要營造出李瑞宇和蔣心妍苟活於世上的相對感。

    鍾靈 於 2008/09/25 23:45 回覆

  • 小宇
  • 毆毆 抱歉 原來這段是在說 傳說的起源阿 那 就請別介意 我另一篇的建議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